九百八十五 咸咸的稠菜粥(下)
更新时间:2020-03-30 00:10 目录

    马远长大开始走南闯北之后,每次闻到煮熟粮食的香气的时候,他就想哭。

    他一边哭一边就在想这样的日子要是提早一两年来到的话,或许爹娘就不用死了,也能吃到咸咸的稠菜粥了。

    这是他曾经梦想中的生活,而现在,这是真实存在的生活。

    屯田农庄外他不确定,因为他知道还有很多人没有在屯田农庄里生活。

    他们还在豪强的庄园里当农奴,过着马远不愿回想起来的生活,那些农奴的生活怎么样,他不知道。

    他大概可以想到那些人的生活不会比他记忆里的自己要好。

    豪强庄园之外,他走南闯北的,见过了无数官府直辖的屯田农庄,他可以保证,农庄里真的没人挨饿了,不会没饭吃了。

    什么是好日子?

    或许这就是好日子吧。

    而且,或许是好日子过久了,他甚至认为任何一个地方都该是这样的。

    人们可以吃饱肚子,可以露出笑容。

    虽然劳作很累,也会遇到天灾,天都快黑了还要在地里忙活,累得直不起腰。

    也会被官员们集合起来累死累活的修水利,或者抢收粮食,或者抢着运输味道醉人的粪肥,甚至为了几车粪肥的归属和邻村大打出手。

    农闲的时候为了给家里的婆娘和小子多省点粮食吃吃,也会冒着寒风外出,参加官府的各项工程,赚取一点工钱,顺便吃几顿官府管的饭。

    很累,很苦,很平凡。

    但是有饭吃,能吃饱,盐也堪堪够吃。

    水果这种奢侈品是不想了,糕点之类的也就做梦想想,但是逢年过节,偶尔也能买点肉开开荤,一家人能踏踏实实的围在一起吃顿饭。

    那肥的冒油的、腻的要命的大肥肉片子,长辈见了眼圈就红了,然后就抹眼泪,怎么说也不舍得吃,就让给家里的小子吃。

    那些虎头虎脑的小子命好,一生下来就活在皇帝陛下的治下,不知道长辈是怎么熬过来,看着肥肉片子就眼睛发光,啊呜一口就吞下去一大片,也不嚼,直接就吞下去,然后舔着嘴唇眼巴巴的指着下一片。

    这就气的家中长了白头发的长辈吹胡子瞪眼,一巴掌拍上去,让他们一定要狠狠的嚼过之后才能咽下去。

    细细的嚼,慢慢的嚼,认真的嚼!

    这是肉啊!是肉啊!咱们祖上多少代人都没吃过几次的肉啊!你嚼都不嚼就给吞下去了?

    作孽啊!

    马远很想笑。

    因为肥肉片子滑滑腻腻的,一口下去全是肥油,一咽就下去了,根本不用嚼,那个香哟!

    每每想到这些事情,他的笑就根本止不住。

    可是当他进入蓝氏城的时候,他恍然惊觉。

    不是全天下都变好了,只是他所生活的那个国家被他所效忠的那位天子变的更好了。

    在那位天子的统治范围之外,或者那位天子无法插手的地方,一切照旧。

    一样能看到衣衫褴褛衣不蔽体的人。

    一样能看到脸上写着饥饿两个字的人。

    一样能看到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的步履蹒跚漫无目的向前走的人。

    他们走啊走啊,不知道要走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到想要去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倒下,再也爬不起来。

    就和当初马远身边那些一起逃难的人一样。

    马远忽然有点想哭。

    他忽然想起来,当今天子还没有登基的时候,在临淄训练营里面的一节课上,授课讲师对他们说的话。

    授课讲师对他们说,郭将军可以保护屯田农庄里的人吃饱肚子不挨饿,可以让大家吃到盐巴,但是郭将军也有保护不了的人。

    训练营里的人都很奇怪。

    大家都觉得郭将军那样的强者怎么会也有保护不了的人呢?

    郭将军是那么的强悍,是那么的勇武,连名扬天下的袁绍都不是他的对手。

    郭将军总是打胜仗,每次打胜仗都会给大家送来好吃的,所以大家都很高兴,知道一旦有好东西送来,就是郭将军打胜仗了。

    这样的郭将军,怎么会有办不到的事情呢?

    然后授课讲师就说郭将军是如何通过奋斗把和他们一样的农家子从豪强庄园里解救出来并且送到屯田农庄里的,讲述了豪强庄园里的农奴被压迫的过往,连饭都吃不上的过往。

    这一点,他们这些训练营里的人感同身受。

    所以他们的心中就充满了仇恨。

    充满了对庄园里的主人的仇恨,对那些阻挡着郭将军不让郭将军去拯救他们的那些人的仇恨。

    恨不能手撕了他们。

    讲师说郭将军能拯救他们是因为他们运气好,但还是有很多运气不好的人依然在豪强庄园里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凄惨生活。

    马远当时恨极了,举起手询问讲师那些该死的庄园主人在什么地方。

    他要不惜性命为郭将军杀光那些混蛋,解救出所有挨饿受冻的农家子,让他们一起吃饱穿暖,再也不会挨饿受冻。

    讲师却露出了悲痛的表情。

    讲师说,那些人读书识字,有学问,会治理国家,都是朝堂上的高官显贵,是郭将军治理天下不可或缺的帮手。

    没有他们,郭将军就不能统治,郭将军不得不向他们妥协,否则就连现在已经救出来的人,包括他们这群人在内,也保不住。

    那些人的势力太庞大了,郭将军只有一个人,单枪匹马,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是打不过他们的,郭将军太孤单了。

    郭将军痛恨他们,却也痛恨自己的无能,常常流泪叹息,觉得自己很无力。

    于是当时所有听课的人都哭了。

    一边哭一边咬牙切齿,一边攥着拳头,痛恨自己不能为郭将军杀死那些混蛋,恨不能立刻就让那些人都死掉,把这个天下改变颜色。

    马远更加痛恨那些人,他捏着拳头询问讲师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把那些还在挨饿受冻的人都给救出来。

    讲师一脸严肃的告诉他,努力读书,努力掌握知识,争取有朝一日可以取代那些阻止郭将军拯救农家子们的高官显贵。

    只要他们拥有了帮助郭将军治理国家的力量,只要他们形成了规模,那么郭将军就有底气对那些阻挡着他的人动手,将他们全部拿下,解放所有还在挨饿受冻的人。

    铲除所有豪强,消灭所有囚禁着农奴的庄园,把他们都给救出来。

    让他们都能吃到稠菜粥,吃到饱,稠菜粥里还能加盐,咸咸的。

    训练营里的孩子们,就是郭将军对未来的希望。

    郭将军拿出自己吃饭的钱补贴给他们,让他们吃饱穿暖,可以吃到肉,还能读书识字学习本领,为的,就是让他们成为未来的希望。

    郭将军从来不指望他们可以回报什么,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忘记曾经受到的苦,挨过的饿,要努力学习,改变这个糟糕的现状。

    那是训练营里的很多伙伴都发誓要为郭将军不惜性命的拼搏的开端。

    大家都知道,郭将军想要拯救他们所有人,但是有些人拦着郭将军不让。

    这样的事情深深地刻印在了马远的脑海里。

    他怀着对那些豪强显贵们彻骨的仇恨日复一日的成长学习,之后成功毕业,得到许可离开了训练营,深深地掩藏自己的仇恨,行走在这片土地上,走南闯北。

    和他一样的人,还有很多很多。

    现在走南闯北的,见识多了,他确信,讲师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当时的郭将军,现在的魏天子,真的很难。

    那些朝堂上的高官显贵们,人人家里都有农庄,都有土地私产,都有农户不得自由,在他们的土地上为他们耕种,换取极其可怜的一口粮食,就和曾经的他一样。

    数以万计的豪强庄园,数以百万计甚至千万计的庄园农奴,他们正切实的存在于这片土地之上。

    他所敬爱的天子为农户们所制定的各种优惠政策,这些人享受不到。

    任何属于魏国子民的优惠政策,他们都享受不到。

    减税,免税,得到粮油米面,得到授田,那么多好政策,这些人都享受不到。

    难道这些人不是魏国子民吗?

    如果是,为什么他们享受不到这样的政策?

    如果不是,他们为什么生活在魏国的土地上?

    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容许继续发生?

    他想要取代那些混蛋,想要帮助他所敬爱的皇帝陛下干掉那些混蛋,从他们手里把现在还在遭受压迫的人们解救出来。

    让他们可以吃饱,可以穿暖,可以吃到咸咸的稠菜粥,吃到肚子都快要炸开!

    经历过梦幻的人生,从一只卑微的小蚂蚁,成为皇帝陛下可以信赖并且托付重任的人。

    他和皇帝陛下站在一起,得到了皇帝陛下的信任和亲自授官,负责执行那么重要的开拓任务,为皇帝陛下打通丝绸之路。

    稍微喘了口气,马远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这里不是魏国,这里是贵霜国。

    这里没有他发誓要用性命回报的皇帝陛下,这里所有的,大概是和那群混蛋一样的朝臣,以及皇帝,这里就和当年分崩离析之前的汉帝国是一样的。

    这里的人们不够幸运。

    他们没有遇到魏天子郭将军。

    马远只能对他们报以诚挚的歉意,因为他救不了他们,他还有更加需要拯救的人去救。

    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跟随他所无限崇敬的皇帝陛下,披荆斩棘,消灭所有拦路的高官显贵,让每个魏国子民都真的可以吃饱,可以穿暖,可以读书识字。

    这样的话,他这赚回来的一生,就真的值了。

    他本来是个要饿死的人,因为遇到了皇帝陛下,所以侥幸活了下来,他现在所活的每一天,都是皇帝陛下花钱给他买来的,他很知足。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掉,但是现在活着就已经是赚了。

    所以,在死掉之前,他希望可以竭尽全力为皇帝陛下多做一些事情,为皇帝陛下铲除掉更多的蛀虫,为了让更多的人吃饱肚子而奉献。

    开辟商路倾销货物就是达成目的的一种方式,因为皇帝陛下告诉他,办大事需要钱。

    那么他就会努力为皇帝陛下赚取更多的钱。

    让皇帝陛下满意,并且用这些钱去拯救更多的人。

    眼前的这些人,就是曾经的他,和他一样。

    但是很可惜,这些人并不在他的拯救范围之内,他们的运气太差了。

    他们注定吃不到那碗咸咸的稠菜粥。

    微微叹了口气,收起了浓重的思绪,马远跟着贵霜的商人向城内走去。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301856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