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六十五 郭某人对史书的记载进行了专业性的指导
更新时间:2020-02-05 12:13 目录

    郭鹏所掌控的十一州之地中掌握权力的官员将领们纷纷向郭鹏递来了联合劝进表。

    他们联合起来,无论如何都要请求郭鹏顾全大局,请郭鹏立刻即位称帝,成为能够带领大家继续前进、使天下恢复安定的那个人。

    掌握行政权的行政官僚,掌握兵权的将领们,他们是实际权力掌控者,本该成为汉帝国的捍卫者,可是现在,他们却成为了汉帝国的掘墓人,至少是表面上的掘墓人。

    掌握了权力的他们集体背弃了汉帝国,集体背弃了他们本该效忠的那位小皇帝,投奔到了郭某人的怀里。

    当然了,他们本来就是郭某人的人,只是正巧坐在了那个位置上,不得已而为之罢了。

    眼下,他是众望所归,他是唯一一个可以让全天下人都心服口服的人,他不做皇帝不行。

    只有他,才能让大家服气。

    只有他,才能让那群骄兵悍将心服口服,才能让那群智计通天的士人们心服口服。

    只服他,只认他。

    原来没这件事情还好,一旦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家本身也是上了贼船,如果不顺应天意不顺应民心,自己的处境也会极其尴尬,这个时候,如果郭鹏不做皇帝,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被逼上梁山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郭某人不做皇帝来招安他们,他们就要真的『落草为寇』了。

    所以,郭大佬,请你赶快去做皇帝,好吗?

    道理,郭子凤是明白的。

    可是情感上,这让大汉忠臣郭子凤情何以堪?

    郭子凤认为世人都知道郭子凤为国为民之心,忠君体国之心,再造汉室之心。

    可是这帮人却硬是要逼迫郭子凤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做他从心底里感到厌恶的事情。

    这些人丝毫没有考虑到郭子凤的忠义之心,只考虑到了他们自己的富贵和权势。

    面对民心,面对大势,郭子凤是脆弱的,是无力的,他只有一个人,对方有四十万,他怎么办呢?

    尽管他掌握强大的权势,但是对于民心所向,对于四十万人的逼迫,他真的太脆弱了。

    他是那样的无力,那样的无所适从,那样的窘迫。

    天啊!

    他居然要被逼着当皇帝!

    难道天下还有这样的道理吗?

    尽管如此,他也不能就这样被这帮人当作背锅侠,明明是他们的私心和欲念,却要让身为忠臣的郭子凤来承担,这太不公平了。

    郭子凤要反击!

    哪怕是脆弱无力的反击,不能扭转大局的反击,那也是反击!

    他必须要让后人知道自己的忠义之心,必须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郭子凤,是被逼无奈的。

    他努力过,他抗争过,他真的不想做皇帝,不想违背自己大汉忠臣的初心。

    他发过誓,就算从这里跳出去,死外边,都不会做皇帝!绝对!

    但是无奈,那帮人势力太大,太强了,强到了他都无可奈何的地步。

    他被逼无奈啊!

    真的是被逼无奈啊!

    于是在他拒绝了汉天子第二次的诏令的同时,负责记录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的书吏将他们“秉笔直言”记录下来的“真实可靠”的文字记录献给郭某人观看。

    这是郭某人要求的,他要这样做,为了向后人表明自己忠君体国之心,以及被逼无奈当皇帝的心路历程。

    『三年夏,王师奉诏平吴国,七月,擒孙权于丹阳,灭吴国,江东遂平』

    『九月,天有二日,麒麟现于邺,帝有感天意,下诏禅位于王,魏国相曹操、尚书令程昱、尚书右仆射田丰、参谋令戏忠等率众请王即位称帝,王大惊,拒不奉诏,掩面而走,心不自安』

    『初,操、昱等以王威播四海,民心所向,当奉帝令,代汉而立,王怒,斥之,操、昱等固请,王不从』

    『十月,帝下二诏,操、昱等再请王即位,共请者并前甚众,王大怒,斥之,不从,操、昱等不惧,再请,言辞愈烈,王亦不从』

    『时天下纷扰,诸刺史郡守皆上表劝进,王闻之,心常惴惴,顾左右曰:彼等贪图富贵,欲踞吾著炉火上邪?』

    看完这些“真实”的记述,郭某人缓缓点了点头,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

    “这样是可以的,用语精简一些,关键的地方用一些修饰性词语,其他的地方直接平铺直叙,不要有过多的记述,也不要有旁人的主观看法。”

    郭某人对史书的记载进行了专业性的指导,表示这些记述里只要有自己一个人的主观看法就可以了,其他人的主观看法是毫无必要的。

    史书既然是为帝王将相作家谱,那就要发挥出本该具备的功效,好好的为帝王将相做家谱,而且也要遵守为长者隐为尊者讳的优秀传统,不要些不该写的,该写的,都必须要是伟光正的。

    书吏表示666,并且一定遵从,也不敢不遵从。

    史书上必须要表现出自己被逼无奈的事实和郁闷的心情,体现自己身为大汉忠臣被逼无奈之下不得已而为之的痛苦。

    只有这样,自己的代汉而立看上去才名正言顺。

    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自己的风度和涵养以及人品。

    圣天子圣天子,关键在于一个『圣』字。

    所以,这一切是你们逼我的,不是我自己愿意的,你们要是继续逼我,那我没办法,我只能屈服,可是我是被逼的,你们以后要是不听我的……

    我会杀人的!

    郭某人办事从来都是如此的清楚,明白。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当然了,除了外面的事业,家庭也是要兼顾的,那么重要的事情,不能瞒着家里人,自然也是瞒不住的。

    邺城流言满天飞,皇帝诏书来了两次,曹兰自然是知道的,不过曹兰并没有主动询问郭鹏。

    二十年夫妻相伴,曹兰是了解郭鹏的。

    郭鹏愿意对她说,就一定会说,郭鹏不愿意对她说,也一定有他的理由。

    曹兰信任郭鹏,从来不会怀疑他。

    所以面对曹兰的时候,郭鹏往往能卸下百分之九十的心防,比面对任何人的时候卸下的都要多。

    当他真正感觉到疲劳的时候,也不会去其他妾侍的房内,而是回到自己和曹兰的房间里,躺在曹兰的腿上,让曹兰给自己按摩一下太阳穴。

    那是难得的全身心放松的享受,对于他而言,只有在曹兰这里才能得到。

    只有在曹兰这里才能真正的休息。

    这一次也是一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