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三十六 吴景阵亡
更新时间:2020-02-05 12:13 目录

    吴县终究是被攻取了。

    在吴县县城内驻守抵抗的吴军士兵约有两千人,战斗力不俗,几乎全部战死,没有多少逃走或者被生擒的。

    被生擒的吴军士兵还没有被擒拿的亲眷数量多。

    吴国的大后方被太史慈彻底捣毁,而正在前线奋战的吴军却还不知道自己的后方已经失守。

    张辽随后赶来了吴县,看到了太史慈的战果,非常高兴,但是太史慈却请罪。

    原来吴郡郡守朱治逃跑了,而张辽试图当作筹码的吴夫人也自刎而死,没能成为魏军手上威胁孙权和周瑜的工具。

    张辽听说吴夫人横刀自刎之后,也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罢了吧,我军横扫天下,何时需要用到这些无知妇孺做威胁了?我军荡平天下逆贼所依靠的从来都是大义和钢刀,如此,我军便所向无敌,擒人家眷这种事情,不过是小道而已。”

    张辽没有就这件事情怪罪太史慈,然后就开始和太史慈筹备接下来的军事行动。

    张辽让太史慈率军往北去丹徒,他自己先是率军与他同行,攻取无锡、毗陵、曲阿三县之后,再分兵前往秣陵,直取孙权和周瑜的指挥中心。

    只要他们的进军速度足够快,就能让孙权和周瑜无法反应过来,到时候和正面对敌的于禁徐晃等人前后夹击,吴军水军必然无法坚持,那孙权和周瑜就完了。

    建安二年七月初九,张辽和太史慈一起攻克了毫无防备的无锡县,杀死守军二百余人,斩杀无锡县令。

    接着马不停蹄向北进击,连下毗陵县和曲阿县,斩杀守军三百余人,毗陵县令坚持不降,大骂郭鹏和魏军,激怒了太史慈,太史慈挥刀斩杀了他。

    曲阿县令倒不是什么硬骨头,选择了投降,然后摇身一变就成为了魏官,带着部下们加入了魏军的序列,和娄县县令一起开始为魏军运送粮草。

    七月十七,太史慈自率军进抵丹徒县,突袭了丹徒县。

    丹徒县防备不及时,前线还在大战的时候,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前线,没人能猜到后方会突然杀出来一支魏军,于是县城迅速失陷,县令被杀,抵抗被终结。

    于是当吴景正在亲自指挥水军在前线和臧霸大战的时候,太史慈率军从吴景背后杀出,偷袭了丹徒县,占领了丹徒县,截断了吴景主力的退路,又奇袭吴军的前线大营。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岸上的吴军军容大乱,很快就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

    见到岸上被突袭,老巢被偷,吴军水师也无心应战,原先还占据优势的水师直接崩溃,臧霸所部军队直接闯过长江防线,大批量的登陆了江东,和太史慈胜利会师。

    而吴景猝不及防,所部亲兵被太史慈率军围住一顿猛攻。

    一场激烈的大战之后,吴景的亲兵全部阵亡,吴景本人极其悲愤,持刀力战不止,亲兵全部死亡了也不投降,一边大骂郭鹏和太史慈,一面挥刀力战,最后被太史慈打落头盔,一刀枭首。

    于是丹徒战场的胜负就分出来了。

    臧霸很快乘船从江北岸渡江前来了江东,见到太史慈所部军队,十分兴奋。

    “事成了?”

    “事成了。”

    太史慈点了点头:“吴县已经被拿下了,孙氏亲眷还有吴国高官的亲眷都在我军掌握之中,不过,孙权的母亲自杀了。”

    “自杀了?”

    臧霸有些吃惊,不过随之摇了摇头:“为了不受辱,不让儿子为难,何其刚烈,不过眼下既然丹徒已经被拿下了,其他两处战场被拿下也就是时间问题,我军已经胜了。”

    “是的,所以张将军命令,你我二军合二为一,开始扫荡吴郡诸县,不得有误。”

    “我明白了。”

    臧霸点了点头,接下了命令,于是就和太史慈合兵一处,开始攻击吴郡剩余的县城,扫荡吴郡。

    而主力已经覆灭的吴军并不能继续保护吴郡这个大本营了。

    同一时刻,张辽率领主力直驱秣陵县,沿途连续攻破了句容县和湖熟县两个县,把周瑜囤积在两县之中的粮食全部缴获,把吴军的后勤废掉了七八成。

    然后张辽也确认,至少在他攻克湖熟县的七月十八,处在秣陵的孙权和周瑜依然不知道后方发生了那么恐怖的事情。

    或许就算知道,也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否则不可能行动如此迟缓。

    至少对于囤积粮草的县城还是要加派兵力守护的,不然魏军一来,四万吴军主力就可以宣告终结了。

    张辽的推测是对的。

    因为逃出去的朱治虽然甩掉了魏军的追兵,却因为被追入远离县域的深山之中并且马匹全部废掉而迷路,从而被困在了山区之中。

    他们走了数日走不出山区,在又累又饿又渴的情况下,误食了有毒的野菜和野果,结果全体中毒而死,死在了不知名的山里。

    朱治永远也到不了孙权和周瑜身边了。

    这件事情在当时无论是谁都不知道。

    张辽的进军又太快,利用战马优势高速行军,快到了孙权和周瑜刚刚知道这件事情发生半天之后,张辽就攻克了湖熟县,夺取了全部的辎重粮草,使得周瑜刚刚下命令,救兵刚刚出发的时候,湖熟县就没了。

    张辽争分夺秒,率领魏军强行军,以最快的速度将吴军反攻的最后一丝可能性给掐灭了。

    当将军凌操率领吴军救兵的先锋队紧赶慢赶的赶过来的时候,张辽已经整顿了军队,很快就击退了惊慌失措的吴军救兵,打败了凌操。

    然后张辽抓紧时间让军队休息,恢复体力,接着纵火焚烧湖熟县,以整个县城作为狼烟的燃料,给江对岸的魏军传递消息。

    告诉他们,总攻的时候已经到了!

    而这一切,都大大出乎了孙权和周瑜的预料。

    准确的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忽然有一支魏军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出现在了他们的大后方,这和神兵天降没有区别,对吧?

    这不就是神兵天降吗?

    这还怎么打仗?

    敌人不是在正对面的江北吗?不是正在和我们进行激烈的水战吗?

    怎么忽然就这个样子了呢?

    没办法,谁让这个时代的人根本没有海权和海防的概念呢?

    大家的眼睛都在陆地上,因为陆地上才能种植出粮食,才能吃饱肚子,才有争夺的价值,至于大海……

    什么鬼。

    没有人会把海权当一回事,没有人会觉得大海里蕴藏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

    除了郭鹏会安排青州渔民发展海上渔业补充内陆百姓的食材,搞点海鲜丰富一下大家的餐桌之外,还真没有人把大海当作一回事。

    没有这方面的认知,自然不会产生海上来敌之类的想法,对大海的想法就是天然屏障。

    可谁知道敌人就是从海上来的。

    从海上带着杀意而来,一举捣毁了孙吴政权的后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