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零九 汉室的昨日,郭氏的明日
更新时间:2020-02-05 12:13 目录

    郭鹏立新君,几人不明白他的本意?

    就差没用大喇叭在外面光明正大的喊着我要篡权夺位以魏代汉了。

    郭子凤之心,民众皆知。

    可是站出来为汉室抗争的民,又有几人?

    站出来挺多,但是丧命的,只有以荀彧,臧洪为首的……二十八人,就算是站出来的这群人里,面对郭鹏的权势,也怂了不少。

    “二十八人。”

    郭瑾沉默片刻,回忆了一下之前所了解到的数目,如此回复了郭鹏。

    “所以,阿瑾啊,民,是不能信的,民,绝大部分都不会为了君奉献自己,昨日他们在为父的强权之下抛弃了汉室,愿意为汉室赴死的不过二十八人,那么明日,若我郭氏基业衰颓,愿意站出来维护郭氏的,不会比愿意维护汉室的更多。”

    郭鹏双手摁在了郭瑾的肩上,一字一字的说道:“阿瑾,若郭氏君学断绝,堂堂君主学了个民的模样,那汉室的昨日,就是郭氏的明日,那一天,必将到来,为父辛苦创立的基业,终将为他人所得。”

    郭瑾看着郭鹏深邃的眼睛,心中却有些不太正常的宁静。

    “父亲所说的,儿子会牢记一生一世。”

    “不止你要牢记一生一世,还要传承下去,让你的继承人也牢记一生一世。”

    “是,儿子明白。”

    郭瑾点了点头。

    “明白就好,但愿后代……罢了,也不急于这一时,阿瑾,再陪为父走走吧。”

    郭鹏继续往前走,郭瑾紧紧跟在了郭鹏的身后。

    于是郭鹏又和郭瑾做了一些交谈。

    “为父学习五经,学习民学,为的是利用民学走到今天,而眼下,为父已经是魏国国君,地位完全不同了,为父和今后的你是一样的,要以君学为主,明确分辨出民学里那些给君设置的陷阱。

    士人妄图限制君权,提出了很多理论来限制君权,比如天人合一与天人感应,本质上就是为了限制君权,但是可笑的是,权力是绝对的,不会少,现在君被限制了,权自然被士人掌握,那么士人的权,谁来限制?

    他们所作所为,一切的学说,不过是为他们自己谋私利,而更可怕的是,他们用自己的学说优势,把自己粉饰成了一朵洁白的莲花,错的永远是君,对的,永远是他们自己,强权的君王成了错误,放权的君王才是正确。

    他们所追求的一切,那内里的真意,就是他们自己做自己的主,他们从没有把君和黎庶算在民这个范畴之内,他们所要的不过是他们自己做主,然后,为君和黎庶做主。”

    郭瑾点了点头,面色凝重。

    站在君的角度上看问题,顿时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一个暗流涌动危机四伏哪哪儿都是敌人的世界。

    他有些担忧,有些急切。

    “方才父亲说,民有四十万,君只有一人,那么君只有和黎庶联手才能对抗民,联手之法,又该如何?”

    “不瞒你说,阿瑾,为父自己也在摸索。”

    郭鹏缓缓向前踱步:“说是联手,合二为一,但是真的做起来,太难了,因为眼下,君和黎庶之间,民是横越其中的,君和黎庶难以直接接触,不以民为媒介,君没有精力去一个个的接触黎庶。

    但是为父知道,君一定要和黎庶有直接的联系,这个联系绝对不能被切断,而最好的方式,就是打开一条前所未有的通道,让黎庶也能做官,让黎庶进入民这个范畴之内,这样,君就可以直接接触到黎庶了。”

    “黎庶和民争权?”

    郭瑾忽然眼睛一亮:“这就是父亲的方法?如此甚好!如此一来,江山无忧矣!”

    郭鹏立刻摇头。

    “阿瑾,为父问你,黎庶和民争权,到底是黎庶赢了好,还是民赢了好?”

    “自然是黎庶,黎庶是君的盟友。”

    郭瑾立刻回答。

    “错,谁赢了,都不会对君和黎庶更好。”

    郭鹏摇了摇头:“黎庶若赢了,黎庶就掌握了权,掌握了权的黎庶,就是民,不再是黎庶了,黎庶和民的身份,就可以转换了,绝对不是一成不变的,为父可以从民变成君,黎庶也能变成民。”

    郭瑾一愣,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很天真。

    “那这……”

    “这就是为父最为难的地方。”

    郭鹏叹了口气:“为父在地方以屯田制度为主,官府掌控土地,官府掌控税收,又直接提拔底层的黎庶做村长,乡长,不以士人做村长、乡长。

    以此在基层排斥士人的存在,为黎庶争取生存空间,让为父可以直接接触到黎庶,提拔黎庶,保证君和黎庶之间的联系,这是为父打压民的一种方式,阿瑾,你明白吗?”

    “明白。”

    郭瑾点了点头:“若不这样,民会蒙蔽我们,夺取黎庶的土地,夺取我们的赋税,让我们没有钱可以用,又会把黎庶逼反。”

    “对,但是真的做起来,为父却发现,那些做了村长和乡长的黎庶,一样会欺压没有做村长和乡长的黎庶。”

    郭鹏摇了摇头:“他们有权,心态一旦发生了变化,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从心底里变成民,而不再是黎庶了,这不是民和黎庶之间的问题,也不是政策问题,而是人本身的问题。

    为父从民变成了君,开始用君的方式看待问题,把民当作敌人,可是之前,民还是为父的朋友,为父也在用民的方式夺取权力,在他们的帮助下才做了君,这个转换,不会因为为父心里明白而停止。

    同样的,黎庶和民之间的转换,也不会因为他们心里的明白而停止,人的想法,会随着所处地位的不同而改变,阿瑾,昨日你还没有这样想过,但是今日,你已经从民,变成君了。”

    郭瑾顿时理解了这段话的意思。

    “父亲所说的,儿子明白了,可是父亲,这个问题,也是需要解决的,不是吗?不能因为黎庶也会变成民,就不这样做。”

    “对,这样做是必需的,黎庶会变成民的问题也要解决,不然迟早咱们还是会失去和黎庶之间的联系,走上汉室的老路。”

    郭鹏点了点头:“但是办法,为父还在琢磨,还在研究,若为父想到了办法,一定会告诉你,不过阿瑾,你自己也要想办法。

    为父这个时候用的好的办法,到你那个时候,未必好用,随着时间推移,情况不会更好,反而到你那时,情况可能会更糟。”

    “儿明白,儿子会认真思考。”

    郭瑾也点了点头。

    “多去乡野之间接触黎庶,了解黎庶,与他们交谈,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知道他们所怕的是什么,这对你的思考有好处,不要总呆在官衙内,要多出去走走。”

    郭鹏拍了拍郭瑾的肩膀。

    其后,两父子便继续行走在原野之上,一前一后。

    而他们之间今日的交谈内容,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人们知道的,是郭鹏回到邺城之后所公布的,郭瑾的婚事和曹昂的婚事。

    PS:那个,在下明天要血战麻将桌,就没时间更新了,所以就咕了,先补一章以表敬意,咱们后天见,咕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