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三十二 郭鹏出征
更新时间:2020-02-05 12:12 目录

    孙策那边得知了刘表的想法之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刘景升同意停战,荆州军退回荆州境内,这一切可以当作没发生过,双方摒弃前嫌,通力协作,以应对魏公的威胁。”

    孙策把刘表的信递给周瑜,周瑜接过来一看,也笑着点头。

    “看来刘景升也不傻,知道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容忍我们继续打下去了。”

    “是啊,天子遇难,朝廷崩灭,天下大势又该如何走,怕是强者为尊了,魏公占领河北中原,带甲何止二十万,精兵良将不计其数,我等若不再摒弃前嫌通力协作,怕是要被魏公各个击破。”

    孙策冷静的说道:“话虽如此,魏公也是难得的豪杰,若能与魏公在战场上争锋,也是我所愿意看到的事情,男儿大丈夫,这一战若能与魏公这样的人杰决一生死,当是何等快活的事情。”

    “绝对不要是现在。”

    周瑜无奈的笑道:“现在江东百废待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叛乱没有平息,而且伯符,徐州为魏公所占据之后,徐州士人纷纷投靠魏公,我所能够为你联络的朋友全部投靠了魏公,无一例外。”

    孙策叹了口气。

    “这是人之常情,又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呢?世上可以拒绝魏公而投靠与我的,或许只有公瑾了吧?”

    “只我一人又能如何?”

    周瑜苦笑:“伯符,有些事情我知道你不愿意做,但是你不得不做,你若不做,江东士人是不会接受你的。”

    “那也不是现在!”

    孙策捏紧了拳头:“武力才是根本,我要用武力压服他们,然后再和他们谈条件,否则这吴国到底是我的吴国,还是他们的吴国?公瑾,你所说的我都明白,但是只有自身强大,才不会被人轻看!”

    周瑜觉得孙策说的是对的,但是不知为何,周瑜觉得孙策这样做的话,就是错的。

    兴平五年正月末,孙策一方的全权代表周瑜带着吴国的使节团队来到了荆州的江夏郡,在江夏和刘表一方的全权使节蒯越进行商谈,并且确定双方所缔结的盟约的内容。

    因为强敌的威胁,双方都有意识的缩减了谈判的时候本该有的各种繁文缛节,直接选择了最简单最快捷的方式。

    双方约定彼此退军,不再征战,边界不设重军,只设置巡逻部队,全部兵力朝北安置,直面郭鹏的威胁。

    当郭鹏出兵南下攻打两家里的任何一家的时候,另外一家都要出兵北上牵制郭鹏,以达到围魏救赵的效果。

    双方谈论的很快,整个过程也就两天时间,两天的时间,双方就把各自需要的条件谈妥了,然后签订了盟约。

    荆州和吴国达成了互帮互助的同盟条约,一起面对郭鹏的威胁,在天下大事上共同进退,互相通气,一起表态。

    他们的约定达成的非常之快,在郭鹏刚刚率军抵达河内的时候,约定就达成了。

    蒯越这边达成的非常快,而蔡瑁那边和刘璋的协议就没有那么快了,光是使者入蜀就有些麻烦,而且现在蜀中的情况很是微妙。

    庞羲率领四万蜀军北伐汉中,张鲁率领两万汉中军队固守汉中,双方的前哨战已经打响。

    庞羲势在必得,发挥自己全部的精力和能力,誓要夺下汉中,让益州变得完整,进可攻退可守。

    益州内部对这场战争的态度比较复杂,基本上是支持的,当然也有反对的,但是因为汉中也属于益州,所以反对声浪并不大。

    刘璋意识到了庞羲的威胁之后,也很努力的想要做出平衡,比如提拔益州籍武将高沛、杨怀,提拔益州士人王商等等,然后对于东州人则做了一些打压,以此尝试平衡。

    蜀中的氛围因此而十分微妙,也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不过不管他们会发生什么,郭鹏的十万大军西征关西的计划都不会改变,正在进行之中。

    郭鹏在兴平五年二月初一进行了誓师大会,宣誓出征。

    大军分两路前进,一路是郭鹏的主力,率领六万精锐从邺城出发抵达河内,会合河内太守韩浩及河内驻军一万,共七万精锐。

    然后一起向西进发,在黄河北岸将河东郡拿下,攻克整个河东郡之后,再南下弘农郡。

    第二路军是从陈留郡内的酸枣出发,也就是当年诸侯讨董的出发地。

    不同于上一次的搞笑讨伐,这一次是货真价实的。

    郭鹏以魏国前将军曹仁为这支军队的统帅,令魏国镇西将军关羽为曹仁的副将,令军师将军陈宫赶往辅佐之,统领陈留大营的三万精锐兵马出征,同样是向雒阳进发。

    曹仁拿下雒阳之后,就会一路西进向弘农郡,与郭鹏主力齐头并进,隔着一条黄河一起向西边前进,对关西地区进行平推式的进攻。

    为了这场战争,郭鹏动员冀州、兖州共十五万民夫、辅兵,大车十万,牲畜十万,两州官吏全部动员。

    各基层乡村长,县令县长,包括两州刺史曹操和鲍信,全部都要到后勤运粮的一线工作。

    此次作战的目标是长安,是拿下长安,囊括整个司隶地区,出发地点距离最终目的地的长安有七百六十里左右的路程,将近八百里。

    自从郭鹏起兵以来,还没有打过那么长路程的远距离作战,这对于整个魏国集团都是一场极其严峻的考验。

    对于魏国集团上上下下,从高层到基层的官僚体系和管理体系都是一场空前严峻的考验。

    任何一个环节出了纰漏,都可能对前线进军的士兵带来危险。

    不要说敌人不够强大,很容易窜逃之类的就很安全,对郭某人的军队来说,敌人不是最危险的敌人,最危险的敌人是后勤出了问题,冲在最前面的士兵断粮,那是最危险的。

    能够打败郭某人的只有郭某人自己,而不是其他人。

    郭某人深刻的明白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任何势力可以用武力击败自己。

    可是除了武力之外,糟糕的交通、险峻的地势条件以及难以就地取粮的人口生产状况是更为可怕的敌人。

    不可能败给敌人,却可能败给自己,世事就是如此操蛋。

    远距离出兵,从终点到出发点将近八百里的进攻路途,这场征西之战绝对是郭鹏集团建成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空前的考验。

    顶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