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零八 陶谦死了
更新时间:2020-02-05 12:12 目录

    兴平四年八月初六,改国为郡的下邳郡方面出现匪情,陈登遂以此为借口前往下邳郡处理『匪情』。

    十天之后,八月十六,陈登在他的老家,下邳郡淮浦县正式宣布和陶谦决裂。

    陈登发布的讨伐陶谦檄文里面说明了他反对陶谦立为国君的立场,认为陶谦是僭越,没有大的功劳却贪图名位,和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凉州人勾结在一起,试图篡夺汉室江山。

    于是他决定联合徐州各地人民,并且邀请车骑大将军郭鹏,大家一起讨伐陶谦,还徐州于汉室,拒绝徐公国的成立。

    值得一提的是,时任下邳郡太守,同为丹阳人的笮融得知陶谦病倒的消息之后,选择了背叛了陶谦,转而支持陈登,加入了叛军之中,风风火火地跟着叛军一起前进。

    陈登拉起了一支两万人的兵马,正式向徐州首府郯县进攻。

    陈登首先倡议之后,改国为郡的琅琊郡和彭城郡以及广陵郡等三个郡辖地内也出现了响应陈登的声音,他们联合起来组织军队,三千五千七千不等,一起向郯县进攻,大有要拨乱反正的迹象。

    除了东海郡之外的四郡一起发生了叛乱,随后,东海郡也发生了叛乱。

    主导者是糜氏,领导人是糜芳,糜芳动员了糜氏奴仆、门客,得到两千兵马,又散家财招兵买马,举兵四千从朐忍县向郯县进发。

    整个徐州发生了全面暴乱。

    徐州五郡全面暴乱,数万军队声势浩荡的向郯县进军,陶商得知之后直接吓傻了,曹宏也愣了半晌,然后咬牙切齿的痛恨陈登。

    他是发现了陈登的异常,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陈登居然真的敢于造反,居然真的敢于领兵反抗陶谦的统治,掀起了徐州的内战。

    而陈登的造反绝对不是偶然事件,绝对是有所图谋,有所准备,有所依仗的。

    该死!陈元龙!该死!

    曹宏恼火不已,但是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看着六神无主的陶商,他想到了还躺在病床上的陶谦。

    无可奈何,只能把这件事情告诉陶谦,询问陶谦的看法。

    “陈元龙……造反?”

    陶谦半躺在病床上瞪大了眼睛看着曹宏。

    “是的,徐公,陈元龙串联徐州各地豪强,群起造反,声势浩大,连东海郡内都有造反的人,陈元龙造反必然不会只有他自己,一定还有外敌,必然是郭子凤暗中指使!我们已经四面临敌,危如累卵,现在该怎么办?”

    曹宏焦虑的看着陶谦。

    陶谦愣了半晌,然后张口喷出一口血。

    “陈……元……龙……”

    陶谦捂着胸口咬牙切齿的吼出三个字,然后眼睛瞪直了,浑身一哆嗦,直挺挺的摔在床板上不动弹了。

    曹宏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陶谦死了,衰老病弱的身体经不起刺激,就这样被活生生气死了。

    曹宏在短时间内的崩溃之后很快就整顿了心情。

    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对外宣布陶谦死掉了的消息,那一切就真的完蛋了。

    陶谦的威望不是陶商能比较的,陶商稳不住局势,丹阳兵信赖陶谦,但是不够信赖陶商,就算曹豹一力支持也没有用,陶商没有威望。

    陶谦死亡的消息必须要封锁住,绝对不能为外人所知。

    所幸陶谦病了以后就一直深居简出,不见外人,把所有的事情交给陶商和曹宏去做,现在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

    想通了这件事情以后,曹宏立刻找来了曹豹和陶商,带着他们看了陶谦的遗体。

    曹豹大惊,陶商面色惨白,瘫在地上痛哭失声。

    “殿下!快起来!不能哭!你不能哭!”

    曹宏扶起了陶商,又看向了曹豹。

    “现在唯一能挽回局面的就是我们了,徐公已经死了,但是消息不能外泄,否则我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眼下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突围,护着殿下,突围回扬州老家!”

    曹宏确定了他们现在能做的事情,曹豹六神无主心乱如麻,便决定按照曹宏所说的,至少这是一条活路。

    退回老家,依靠江东孙氏,或许还有活路,留在徐州,一切就都完了!

    至于吓傻掉的陶商,实在不能成为他们继续在徐州奋斗的理由。

    徐州呆不住了,只能走人。

    思虑片刻之后,曹宏决定以陶商的名义下令集合曹豹和臧霸的军队,准备主动出击而不停留在郯县。

    眼下曹豹麾下有两万三千左右的军队,以丹阳兵为骨干,是陶谦手下最值得信赖也是唯一一支值得信赖的基本盘军队,而与之相对,只有一万一千余人的臧霸的泰山兵则不太能够被信任。

    陶谦自己就比较忌惮臧霸,因为他的籍贯是兖州,不是扬州,也不是徐州。

    这样的身份显得有些尴尬,所以陶谦用他,却也防着他。

    现在这个时候,臧霸的泰山兵是一支不可多得的力量,利用好了,可以顺利的向南突击,杀出一条血路来,但是曹宏又不能放心的使用臧霸进行这个计划。

    他知道,如果臧霸知道陶谦死了,一定不会继续听从陶商的命令,说不定会立刻反水。

    思来想去,曹宏想了一个办法。

    宣称自己要主动出击征讨叛军,派臧霸出战,向南出击攻打叛军。

    这份命令送到臧霸的军营里的时候,臧霸犹豫了一会儿,做出了决定。

    商量好的事情,就做到底,不能有任何的犹豫,只是做事情的方法,可以有所选择。

    他火速整兵,然后离开军营出发,目的却不是向南征讨叛军,而是一路向北而去,不作停留。

    臧霸的部将孙观对臧霸的做法感到有些诧异。

    “这个时候,我等完全可以率军突袭县城,在曹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城池夺下,抓住陶恭祖和他的儿子,杀掉曹宏,如此一来曹豹孤掌难鸣,我们可以立下更大的功劳,将军为什么不这样做?”

    臧霸抿了抿嘴唇,叹了口气。

    “陶恭祖毕竟在我落魄的时候收留了我,对我有恩,现在他落难,我就算不帮助他,也不能害他,否则,我不就是个不忠不义的小人了吗?男儿立于天地间,难道能做如此忘恩负义的事情吗?”

    臧霸没有接受部下的提议,放弃了取得大功劳的机会,而是选择折道向北而去。

    曹宏得知此事的时候大惊失色,不知道臧霸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时候往北去,到底是要干什么?

    “臧宣高到底是要干什么?!”

    陶商有些崩溃的喊道。

    他本来就够慌乱的,现在臧霸带着军队不打招呼就向北而去,不听命令,这是要决裂?

    一下子带走了三分之一的军力,郯县的状况越发的危险了起来。

    曹宏和曹豹思考了很久,决定果断率军出击,保护着陶商和他的弟弟陶应以及陶氏全族一起向南突击,回老家,求一条活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