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四十六 我终于是个人了!
更新时间:2020-02-05 12:12 目录

    郭鹏和袁术很久没有见面了。

    记忆中那个眼高于顶目中无人且高傲无匹的袁公路如今居然成了这副模样。

    白发苍苍,面容枯槁,脸色苍白,眼窝深陷,颧骨突出。

    身上脸上都是血,活脱脱一副将死之人的模样。

    “你们殴打他了?”

    郭鹏皱着眉头看向了身边人。

    曹休立刻站了出来。

    “袁公路方才辱骂将军是背主之贼,属下气不过,就给了他一拳,身上的血迹,是他杀掉了自己的家人所致,并非我等殴打。”

    郭鹏不悦的摇了摇头。

    “即使败了,即使是篡位之贼,袁公路之前也是大汉的卫将军,位在我之上,如今一没投降二未屈膝,可杀不可辱,我尚且不能折辱他,又怎是你可以施以拳脚的?待会儿出去领二十军棍,以后记着什么是上下尊卑!”

    “是!”

    曹休心有惴惴,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一个错误。

    周围文臣武将纷纷噤言,不敢出声。

    袁术听到了郭鹏的声音,费力的张开了眼睛,一瞧,这威风凛凛的人果然是郭鹏。

    “郭子凤……你来了……”

    他的确很虚弱,虚弱到了连说几个字都发不出声音的地步。

    郭鹏盯着袁术看了一会儿,摆了摆手。

    “你们所有人都出去,离开这座宫殿,在宫殿门外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我有话要单独和袁公路谈论。”

    “这……”

    部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颇有些意外。

    “将军,这是不是太冒险了一些?”

    郭嘉凑上前来。

    郭鹏盯着郭嘉看了一眼,郭嘉顿时缩了缩脑袋。

    “袁公路已经虚弱到了这个地步,又被绑缚,他能如何?”

    属下们不敢再多说什么,纷纷按照郭鹏的命令退了出去,退到了宫殿之外,将宫门关上,列队整齐,等待着郭鹏从里面出来。

    听到了关门声,郭鹏松了口气,把头盔拿了下来,放在了一旁,又把佩刀卸了下来放在一边,就在袁术登上皇帝宝座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袁术此时就被放置在台阶下面,郭鹏坐在台阶上俯视着袁术。

    “行军打仗就是累,一身盔甲少说得有五十斤,再加上头盔,佩刀,稍微拿下来些什么都觉得舒坦,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打仗,就喜欢穿着舒适轻便的衣服在家里陪陪妻儿,听听乐曲,享享乐,那真是无上的享受。”

    郭鹏没说什么很应景的话,倒是抱怨起了行军之苦:“哪像现在打仗的时候,成天穿着盔甲都不敢卸下来,天又冷,这风吹在脸上就和刀子在脸上刮一样,还没有婆娘给暖被窝,对吧?”

    “你从濮阳打到我这里,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袁术费力的抬头看了看郭鹏。

    “当然不是,只是来稍微抱怨一下,公路,你若不称帝,我又怎么会来到这里?我又怎么能来到这里?是因为你称帝,所以我才来了。”

    郭鹏微微笑了笑:“你这皇城是真的还不错,富丽堂皇,很气派,可惜防御力不足,守城的人也少,人心散乱,片刻就被攻破,一点儿也不稀奇,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舍得下手把家人都给杀了……这是冯夫人吧?”

    郭鹏略有些可惜的看着已经香消玉殒的冯氏。

    “怎么,你好像对我的皇后有点想法?”

    袁术咧嘴笑了起来:“你难道想着杀了我以后,把我的妻子夺走,以此来凌辱我?郭子凤,我对你一片真诚,结果,你就是如此回报我的?”

    “我不是说了吗,公路,你不称帝,我有再多的想法也只能压在心底,不能说,更不能做。”

    郭鹏摇了摇头:“这都是你在给我机会。”

    “我与你相交十五年,你却对我下如此狠手,郭子凤,我问你,过往的情分,你都不在乎了吗?”

    袁术死死盯着郭鹏,想从他嘴里得到答案。

    “过往的情分……”

    郭鹏抿了抿嘴唇,思考了一下:“公路,你难道不清楚吗?还在雒阳的时候,所有想要和你接触,想要与你来往的人,都是冲着袁氏的名望和权势而去的,我也不例外。

    当初,我十五岁结婚的时候,你来参加了我的婚礼,送你离开之后,大兄就对我说,由他和袁本初相交,而我,则与你相交,两头下注,想着无论你们谁将来更有权势,曹氏和郭氏二位一体,总不会吃亏。”

    “这就是你与我相交的原因?”

    袁术继续发问。

    “是,但是不仅仅只是这些,你知道的,颍川郭氏是文法吏出身,地位不如儒门士子,而我又是破败的分支出身,家父只是县令,我家都快要比不上那些豪强了。

    我只能自己找门路,凿冰捕鱼养孝名,又自降身份与曹氏结亲,终于得以进入雒阳为童子郎,又通过曹氏的关系结识蔡公,又花了一年时间为蔡公跑前跑后,得到蔡公的信任,为我举荐给了老师卢公。

    到这里,我才算是破了局,我才算是小有名声,这还不算,我拼着性命不要扳倒了阳球,赚来了偌大的名望,名满京城,这才终于入了你的眼,公路,我拼了命才搏到了与你相交的资格啊。”

    郭鹏自嘲地笑了笑。

    “你……”

    “我太难了,公路,我真的太难了。”

    郭鹏打断了袁术的话:“你真的是太好运了,生在了四世三公的袁氏,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你就算是什么都不做,躺着都能做高官,而我不行,我要是不做这些事情,我要是不搏命,我不是饿死,就是被人杀死。

    你从出生开始就有的东西,我花了十五年,拼了命才得到,为了被你看上,为了有和你同席饮酒跳舞的资格,我是拼了命的,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公路,这世道真是太不公了。”

    郭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缓缓吐出。

    “你反我,是因为嫉妒我的出身?”

    袁术怒瞪双眼。

    “没有没有没有,我只是羡慕,并不嫉妒,因为我很清楚,其实我也很幸运的。”

    郭鹏笑了笑:“我是士族,我很好命,生在了士族之家,虽然家境不好,但是再怎么也姓郭,也是家世衣冠的颍川郭氏族人,生来就能读书,就能识字,还有做官的资格。

    我可以轻视那些土豪之子,我可以轻视那些靠着攀附阉竖才得到进身之阶的寒门子弟,更可以把黔首黎庶当作蝼蚁一般看待,想杀就杀,想打就打,尽情凌辱,而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公路,我曾无数次的设想过,如果我只是一个黔首黎庶,我会是多么的悲惨,吃不饱,穿不暖,不能识字,没有尊严,连人都当不了,只能像猪狗一样活着,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袁术愣了好一会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幸亏我也是士族出身,拥有名望之后,就能被你看中,能成为你的坐上宾客,若我只是一般人,寒门子,或者是个黔首黎庶,就算我名满京师了,你也不可能让我成为你的坐上宾客,因为你嫌我脏!”

    郭鹏站了起来,走到了台阶下,坐在了最下面一级台阶上,和袁术面对面。

    “你……你是什么时候想着要对付我的?”

    袁术摁住了心中的惊怒,咬着牙盯着郭鹏。

    “董卓入京以后,各路诸侯联合讨董的时候吧?对,就是那个时候。”

    看着郭鹏面带笑意很是寻常的说出那样的话,袁术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巴。

    “那时,你就想到了现在?”

    不是想到,而是我知道。

    但是这个事情,我才不会告诉你。

    郭鹏咧嘴笑了笑,继续他的表演。

    “差不多,各路诸侯既然拥有了兵马,就不再那么容易放弃兵马了,天下大乱已成定局,但是大多数人都只是陪衬,真正的主要人物,在我看来只有两个,一个是你,一个是袁本初。

    我的选择很简单,依附你,做你的爪牙,为你办事,得到你的信任,对抗袁本初,以对抗袁本初的名义,发展自己的势力,借着你的名头发展我自己,要不然,只凭我自己,恐怕还是差了点什么。

    四世三公的名头太可怕了,我也是不断的认识到,不断的加深了对这一点的理解,所以讨伐董卓,讨伐袁本初的时候,我就打你的旗号,你的旗号真的很好用,真的,我不骗你。”

    “你利用我除掉了袁绍?”

    “公路,是你利用我除掉了袁绍,我利用你利用我除掉袁绍的想法发展壮大我自己,然后除掉了袁绍。”

    郭鹏纠正了袁术的说法,而这绕来绕去的说法把袁术绕的有些迷糊。

    “你到底想说什么?”

    “算了,实话实说吧。”

    郭鹏也不想说谎了,打算难得的说一次真话。

    “袁隗想要利用董卓废帝,这个事情,我知道,我也知道我的老师会用我手上的兵力对抗袁氏,所以我要走,我要促成这一切,我不能让我的老师利用我对抗袁氏,来挽救汉室。

    所以我主动离开,你们都以为我是慑于袁氏之威,你还觉得很对不起我,所以当我提出要谋取青州刺史的时候,你竭力帮了我,袁隗也觉得我很识趣,更想让我尽早离开。

    所以二话不说,袁隗就封了我青州刺史,让我有了发家之地,名正言顺的,你们都觉得我是被逼的,但这正是我所希望的,我盼星星盼月亮都盼着那一天,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郭鹏笑呵呵的看着袁术。

    “为……为什么?”

    袁术目瞪口呆,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样。

    “因为我比你更迫切的想让汉室崩溃,想让汉室灭亡,你以为想做皇帝的只有你一个?别傻了,在你想做皇帝之前,我就想做皇帝了。”

    “你……你想……想做皇帝?”

    听到郭鹏张口说出这样的话,袁术张着嘴巴愣在当场。

    “对啊,我特别想做皇帝。”

    郭鹏捶着自己的胸口,然后叹了口气:“公路,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挺对不起你的,还有其他那些被我骂成汉贼的人,其实我才是最大的汉贼,我才是最想让汉室崩溃的那个,结果我却成了天下人眼里的擎天一柱。

    我想要做皇帝,光是让汉室崩溃不够,光是让刘协被董卓欺负还不够,汉室四百年天下,天下人都习惯了,骤然出现要取代汉室做皇帝的,估计天下人会群起反对。

    天下人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去慢慢适应我的统治,承认我的统治,接受我的统治,从心底里认同汉室没了,我是唯一的继承者,这个过程可长可短,可惜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可以去等它二三十年。

    所以我只能用各种手段加快这个进程,经过观察,我发现,让某些野心勃勃的蠢货率先称帝,搅乱天下,是加快这个进程最高效的手段。”

    “……”

    野心勃勃的蠢货袁术一言不发,当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所以郭鹏不睬他,继续说自己的。

    “自古以来造反不少,但是往往最先造反最先称帝的那个人,不能成功到最后,因为王朝覆灭需要时间,需要过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第一个人造反称帝会给天下人带来极大的震动和反感。

    然后呢,天下人就习惯了,就不那么惊讶,不那么反感,而是能尝试着去接受了,当然了,最后的胜利者也必须要是强者,更是最聪明的,公路,你说那个人是我呢,还是我呢,还是我呢?”

    郭鹏问了一个问题,然后给了袁术一个标准答案。

    按照标准答案答题,就能得满分。

    可惜袁术太蠢了,连开卷考试都考不及格。

    所以郭鹏就接着说了。

    “公路,你就是我选中的那个给天下人增强心理承受能力的野心勃勃的蠢货,当然这也不能怪我,想做皇帝的是你,你要是真的不想做皇帝,就算我把传国玉玺送到你面前,你也会把它还给小皇帝,而不是自己留下,对吧?”

    袁术悚然一惊,忽然从懵逼状态之中挣脱出来了。

    “你刚才说什么?你刚才说传国玉玺是……”

    “对,我送给你的。”

    郭鹏笑了出来:“孙文台在雒阳发现的,交给我保管,天降祥瑞什么的,自古以来都是骗人的把戏,不识字的人不知道,咱们这些人,还不知道?你不会真的以为有什么麒麟降世把祥瑞送给你吧?”

    看着袁术懵逼的样子,郭鹏真的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肚子都痛了。

    读过书的人哪个都隐约知道祥瑞什么的都是政治手段,哄骗不识字的黔首黎庶们用的。

    让他们相信君权神授,从而稳固自己的统治合法性,大家心里亮堂堂的,不说而已。

    结果袁术貌似真的是骗着骗着自己都信了?

    大概是太想做皇帝了,这不自觉的,就把自己给催眠了。

    郭鹏实在是想不到。

    “公路,我是真的想不到,你居然真的……真的相信啊?”

    郭鹏抹了抹眼睛,擦掉了流出来的眼泪,喘了口气,缓缓说道:“不只玉玺,那些望气术士,基本上也都是我派过去的,受到我的指点,专门迎合你的想法,说你有做皇帝的命。

    我以为你拿这些事情来哄骗你手下的人,谁知道你骗着骗着自己都信了?真是可笑,读书再多也会被骗,人真是可笑啊,为了做皇帝,居然自己把自己给骗了。”

    袁术的身子抖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郭鹏于是决定再给袁术透露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消息。

    “除了这些,公路啊,你当时写给我询问我支不支持你做皇帝的信我收到了,但是呢,我是忠臣,不能写信支持你,但是我又怕拒绝了你,你不敢称帝了,那我忙里忙外的不就白忙活了吗?

    所以我必须要让你称帝,于是我就拖,假装没收到,拖到你心浮气躁,然后按照惯例给你送上贡品,给你送钱,送粮食,送珍宝,让你觉得我是在暗示你,我支持你。”

    郭鹏摊开了双手:“现在看起来,效果非常好,你成功明白了我的暗示,做了皇帝,终于,我从董卓入京开始就谋划的事情完成了,接下来,我只需要灭了你,就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挠我了。”

    袁术仿佛是第一天认识到郭鹏一样。

    “你是郭子凤吗?”

    “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郭子凤。”

    郭鹏开口道:“你认识的那个郭子凤,是装出来的,是我装出来的,诚实,守信,为人正直,名满天下,是天下名士,但是真正的我,公路,来认识一下,卑鄙无耻下作,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郭子凤。”

    “你……”

    “我和你不一样,公路,我说过了,你伸伸手就能得到的东西,我需要用命去拼,可是我没有那么多条命能让我去拼,万一死了怎么办?我只能借你的名头去得到,所以,我得装。

    装成你的好友,装成你最亲密的伙伴,装成你的狗,为你办事,是你的部下,只要你做什么,我一定支持你,我永远和你站在一起,这样子,我才能借用你的名头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郭鹏在袁术的身边缓缓踱步,边走边说道:“没有你的旗号,不以你的名义,我怎么能用六万兵马就消灭掉袁本初呢?他振臂一呼,就能有很多人响应他,我要是不打着你的旗号,整个河北有几个人会帮我?”

    “你为了我的名义,所以一直都在骗我?”

    袁术费力地抬起头,愤怒的直视着郭鹏。

    “当然。”

    看着郭鹏冰冷的视线,袁术全都明白了。

    自己早就踏入了郭鹏布下的陷阱,一步一步按照他的引导在走,一步一步地走向深渊,走向死路。

    他一直都在算计自己,他一直都在暗中嘲讽自己。

    “郭子凤!!!”

    袁术恨极了,低声吼了起来。

    “公路,你想恨我就恨我吧,乱世当头,是从狗变成人最好的机会,有做人的机会,哪一条狗不想搏一搏呢?凭什么只有你能当人,而我只能做狗?”

    郭鹏俯下身子看着袁术,面目忽然变得极为狰狞。

    “我要做人,我要做一个站着行走的人,而不是跪着爬的狗!从我十二岁到雒阳,十八年了,公路,十八年了!我终于是个人了!!”

    “郭子凤!你……你这个奸贼!!!”

    袁术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怒火,大声的吼叫了起来,使劲扭动着自己的身子,似乎是想要咬死郭鹏。

    可惜,他做不到。

    郭鹏直起身子,无所谓的等袁术吼到一点力气都没有,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喘气。

    “做人的感觉真好啊。”

    郭鹏感受着浑身轻松的愉悦感,松了口气。

    “公路,你不会理解我的,我花了十八年,竭尽全力,机关算尽,什么脏事都做了,跪也跪了爬也爬了,流血流泪,终于,我可以做人了,而你呢,你生来就是个人。

    你祖上四代人,不,五代人,六代人,全心全意的积累,养望,布局,花了一百多年,才让你生下来就做了人,你是多么幸运啊,你直到死都是个人,你多幸运啊?

    你知道你这皇城外面的那些蝼蚁们是怎么活着的吗?生下来就是蝼蚁,死了还是蝼蚁,后代也是蝼蚁,世世代代都是蝼蚁,没有出头之日,要再过七百多年才有出头之日啊!”

    什么七百多年?

    什么东西?

    趴在地上喘息的袁术忽然发现自己听不懂郭鹏在说些什么了。

    听不懂,完全听不懂。

    袁术不知道郭鹏在说些什么。

    “我好歹还有做人的希望,还有做人的机会,可是他们连做狗都不够资格,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想了很久,然后我发现做狗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必须要做人,还要做人上人,做皇帝。”

    郭鹏走到自己的佩刀面前,伸手拿起了自己的佩刀,然后将之缓缓拔出刀鞘。

    “公路,咱们那么多年的交情,最后的最后,由我来送你上路,也不算是折辱了你。”

    提刀站在了袁术面前,看着袁术又惊又怒的表情,郭鹏举起了刀。

    “郭子凤……你……你要干什么?你敢杀我?你敢杀我?!你敢……”

    袁术的话没说出口,郭鹏冷着脸挥刀一斩,将他的头颅砍了下来。

    顶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