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三 幸亏世人不识字
更新时间:2020-02-05 12:11 目录

    在这篇文章发表三天之后,几近崩溃的曹洪被从小黑屋里面放了出来,在郭鹏面前痛哭失声。

    郭鹏请来了曹嵩,曹嵩以曹氏当家人的身份痛斥了曹洪,使得曹洪更加大声的哭了出来,抱着郭鹏的双腿就不愿意放开。

    嘴里连连喊着『大兄我错了』『大兄我再也不敢了』之类的。

    而郭鹏则以宽容的姿态宽恕了曹洪的罪过,没有进一步惩罚他,令他回到府中认真思过,就此禁足,一个月之后才准自由走动。

    曹洪跪在地上认错,然后被带走了。

    想必他会很认真的反思自己的错误,并且再也不会犯错了。

    郭某人笑了。

    在乱世争霸的时候,为了胜利,为了人心,霸主们和平时期难以忍受的事情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挑战自己的权威,威胁自己的地位这种事情都可以等闲视之,一笑而过。

    等到最后获胜,坐稳了自己的天下人的地位,然后,再去算总账。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是未免会给人一种卸磨杀驴的感觉。

    郭某人不想这样做,也不愿这样做。

    他就觉得有些霸主的姿势水平不到家,修炼的不到位,不懂得利用道德制高点对不听话的部下进行降级打击,不懂得利用道德作为武器实现自己的目的。

    当然了,也不是每个霸主都和郭某人一样有练习二十多年的时间,时代也不同,道德也不是那么有用,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道德这个东西,用的不好,能把自己玩死,用的好了,就可以成为杀人不见血的利刃,杀人于无影无形。

    正如同鲁迅从仁义道德的夹缝之中瞥见了『吃人』二字那样,道德,很恐怖的。

    郭鹏是越来越喜欢这把武器了。

    这把武器使用的好,统治手段才能被称作高明,要是用不好,那统治能力就很值得忧虑了。

    比如凉州集团那群肌肉壮汉,从小到大沉浸在汉羌战争的修罗场中,脑海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根深蒂固,不懂得做修饰,不懂得用道德做遮羞布,直接把一切都赤裸裸地呈现于世人眼前,当然不会被主流社会所接受。

    身为统治者的大家都是要脸的人,穿着华丽的服饰在历史的舞台上翩翩起舞,营造出歌舞升平的假象来粉饰太平,掩盖幕后肮脏的交易。

    结果你们一来就把大家的衣服扒光,丑陋的真相呈现于世人眼前。

    幸亏世人不识字,写不了史书,否则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祸端。

    所以他们才谋划了很久,利用了厌倦反贼的身份急于洗白的马腾和韩遂,催动马腾和韩遂的兵马和李傕集团狗咬狗,从而实现自己的目的。

    结果没成想李傕集团很牲口,韩遂和马腾还是差了一点,被打得大败,狼狈的逃回了老家。

    李傕集团大怒,诛杀了一批和马腾韩遂联络的大臣,果断出手夺权,将长安朝廷的权力夺了一大半过来。

    结果长安朝廷就真的变成了傀儡了,一切都以凉州集团的意见为准。

    但是,这对于凉州集团来说也并非就是好事。

    原来朝堂上还有一些人可以和凉州集团抗衡,商量着办事,现在忽然间这些人倒台了,凉州集团掌握了实权,但是这份实权并非掌握在一个人手里,而是掌握在三个人手里。

    最早,杀死了王允之后,凉州集团的领头羊是李傕,李傕就是最高领导者,代表凉州集团和长安朝廷明争暗斗。

    而这场战争之中,郭汜和樊稠立功很大,紧随李傕之后,抢占了李傕不少的威望。

    凉州军人以威望为权力来源,谁的威望大,谁的权力就大,樊稠立功最大,郭汜立功也不小,在权势上都追上了李傕。

    李傕看似很乐意和他们分享权力,但是内心并不一定是这样思考的。

    权柄在手,谁乐意和其他人分享?

    于是李傕、郭汜和樊稠三人的矛盾就变的很大了。

    三人争权夺利,明争暗斗,各自操控朝廷给自己的亲信加官进爵,为了先后次序还经常吵架,把朝廷搞的乌烟瘴气,就差一点就要爆发武斗了,这让贾诩心力交瘁,忧心忡忡。

    不过一个消息及时传来,暂时遏制了这种趋势,让贾诩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忍不住的担忧了起来。

    袁术指使郭鹏北伐,消灭了袁绍集团,袁绍被俘虏,活生生气死,现在袁绍的势力灰飞烟灭,河北被郭鹏占据。

    这下可好,河北,中原,包括淮北淮南一带,大汉的精华部分全部都在袁术集团的掌握之下了。

    被吓得够呛的凉州集团赶快停止想要武斗的想法,抱在一起商量这件事情。

    李傕郭汜和樊稠一起把贾诩请了过来,想要听他的分析。

    “眼下的情况的确很紧张,但是,未必就到了那个时候,事情还有转机。”

    贾诩看到他们停止敌对,顿时大为放心,开始给他们陈述利害。

    “郭子凤打败了袁本初,则袁公路占据了关东,成为关东霸主,直接拥有了威慑我们的势力,声威整天,非常可怕,乍一看上去是这样的,但是细细一看,未必如此。

    打败袁本初的是郭子凤,郭子凤本来占据青兖二州,现在更是占据了冀州,虎视河北,整个河北几乎可以说是郭子凤的囊中之物,占据五州之地,郭子凤还会那么干脆地听从袁公路的调遣吗?

    再说袁公路自己,害死马日磾之后,袁公路的名望下降的很厉害,现在全靠军威撑着,之前传来消息,说袁公路部将孙策打败了庐江太守陆康,斩陆康,占据庐江,虎视江东,威胁到了刘繇。

    看上去是很可怕,但是袁公路也就此得罪死了江东士族,江东四姓里陆氏很有名望,杀死了陆康,也就等于和江东士族为敌,江东士族一定会和袁术作对,袁术的南面就不会安稳。

    而另一边,荆州刘表一直和朝廷联系尚好,而且和袁术有很大的仇怨,袁术的实力大增,恐慌的不只是我们,还有刘表,这个时候我们遣使去荆州给刘表加官进爵,刘表一定会答应与我们联合。”

    说完了国内的情况,贾诩又开始讲述外部状况,着重讲述了前南匈奴单于之子於扶罗的事情。

    “於扶罗当初为朝廷征调用兵,事后朝廷不准其归还本国,其父于内乱之中被杀死,於扶罗想要回国,却被拒绝,不得继承单于之位,现在统兵数万与白波、黑山贼合流。

    我们可以遣使去联络於扶罗,以让他回到南匈奴继承单于之位为回报,促使於扶罗对郭子凤用兵,此时我们再联络刘表出兵关东,南北钳制,难道不是最好的对策吗?”

    贾诩对待局势的分析非常得体,让李傕郭汜和樊稠三人非常喜悦,一下子没有了忧虑,然后便操控着朝廷做出了符合贾诩预期的安排。

    顶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