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二十二 郭嘉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愉悦的笑容
更新时间:2020-02-05 12:10 目录

    戏忠和郭嘉一起来?

    郭鹏皱了皱眉头,让两人进来。

    “见过明公(兄长)。”

    “嗯,你们怎么来了?”

    郭鹏放下了笔。

    “明公,我二人,是为李儒之事来的。”

    戏忠看了看郭嘉,首先开口。

    “李儒?他怎么了?痛苦求饶?还是自杀了?”

    “都不是,不是李儒本身的事情,而是,另外的事情。”

    戏忠示意郭嘉开口。

    郭嘉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兄长,白天的时候,兄长说要斩了李儒,告慰故弘农王,我等都觉得这是十分正确的,可是之后细细一想,却又觉得不太对。”

    “不对?”

    郭鹏来了兴趣,笑着看着两人:“哪里不对了?”

    “是这样的,兄长,兄长大破徐荣,进占旋门,威望甚大,乃讨董联军之中首先击败董卓之人,这份功劳和名望非常之大,之后想要追上这份功劳,想来也是没那么容易。

    这本身是一件好事,但是兄长,讨董联军,人多势众不假,人一多,心思也多,心意难以揣测,不能统一,兄长军功卓著,那些人比不上,极有可能嫉恨兄长。”

    郭嘉说完,戏忠接着说。

    “酸枣联盟,孔伷惨败,袁绍的邺城联盟,王匡惨败,两军都遭遇了惨败,唯有明公大获全胜,天下人都知道明公的功劳,而鄙夷酸枣和邺城诸位,他们心中必然会有想法。

    明公固然善战,但是我们的粮道,还是从酸枣过来的,若是酸枣诸侯记恨明公,暗中下手,不给明公运粮食,那么我军再善战,也没有用。”

    戏忠说的是对的。

    近几日,郭鹏发现从酸枣运来的粮食数量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运送的速度也有了迟滞,他一边派人去酸枣催粮,一边准备后手的安排。

    好在之前的积累和缴获徐荣所部的粮食,以及旋门关的屯粮还够撑一段时间。

    至于纵兵抢掠周围郡县民户的粮食这种事情,不存在于郭鹏的想法之中。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底线之一。

    于是郭鹏点了点头。

    “没错,你们说的很有道理,大胜之下,看似是好事,但是庸碌无能之人,总是嫉恨能办事的人,办事无能,暗中使绊子却是一等一的好手,这些我也不是不了解。”

    “所以。”

    郭嘉又开口道:“兄长,我与戏君商议之后,觉得处决李儒之事,还是不要由兄长亲自来做,最好还是交给……”

    “交给袁公路去做更好,对吧?”

    郭鹏接下了郭嘉的话茬儿。

    戏忠和郭嘉一愣,互相看了看,然后露出了笑容。

    “原来明公已经想到了。”

    戏忠笑道:“看来是我等多言了。”

    “不是这样的。”

    郭鹏摇了摇头:“之前,我是真的想要杀了李儒的,但是仔细想了想,人不能没有帮手,军队再强,孤军奋战没有粮食也是死路一条,酸枣名士们,实在是让我大失所望。

    坐拥十万大军,若能戮力同心,与河北袁本初齐心协力,两面夹击,未尝不能大破董卓,可他们居然停留在酸枣就不前进了,他们不是可以一同商议大事的人,所以,我的选择就很明确了。”

    郭嘉和戏忠一起点头。

    “兄长与袁公路相交甚久,此番袁公路未及出兵,要是能及时拉拢,可以让袁公路为我等提供助力。”

    郭鹏点了点头,然后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郭嘉。

    一年多了,郭嘉的身子骨比起当初才见到的时候,结实多了,身材更匀称了,个子也长高了,说话也中气十足了,面色红润,不复之前的病态。

    身子骨好了,自然就活泼了一些,喜欢骑马,喜欢击剑,不过郭鹏却没想到,他已经开始在大局观上成长起来了。

    “兄长,为何如此看我?”

    郭嘉被郭鹏看得有些不自在。

    “好些时候不曾关注你,没想到居然有了如此成长,想来志才出力不小啊。”

    郭鹏又看向了戏忠,戏忠只是一笑。

    “郭君年轻有为,只是与我稍稍谈论一些,就有如此大的进步,着实惊人,忠不如也。”

    “不不不,戏君学识渊博,足以做我的老师,不是我可以相比的。”

    两人互相谦虚起来。

    而郭鹏则大笑着上前,握住了两人的手,开口道:“为何要分高下?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各自发挥各自的长处,世间需要做的事情那么多,哪里是一个人可以办到的呢?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合作,发挥各自长处,相互配合,才是成功之道,今后,你们二人要多多亲近,多多协力,志才,我这小弟顽劣,还要拜托你多多提携了。”

    “明公过誉,这是忠的荣幸。”

    戏忠展颜一笑。

    随后,郭鹏便下令派军队将李儒装车,送到袁术驻军处的鲁阳,请袁术代为处置李儒,并昭告天下。

    离开帐篷,戏忠不由得感叹道:“明公不愧是卢公的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说的真好啊,天下的本领太多了,又怎么会是一个人能办到的呢?相互协力,互相配合,才是正确的道路啊!”

    戏忠由衷的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庆幸。

    郭嘉也在一旁点头。

    “以兄长的才能,治理一州之地完全是屈才了,兄长之才,是可以入朝为高官,治理全天下的。”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明公之才,是可以得到更大的发挥的,若是能有一日……咳咳咳……”

    戏忠忽然轻咳几声。

    “戏君怎么了?身子不好?”

    “老毛病了,吃些药就过去了。”

    戏忠满脸的不在乎。

    郭嘉皱了皱眉头。

    “之前,我的身子也不好,经常有个头疼脑热的,兄长见了,就说我这样是不行的,是会折损寿命的,让我用了一种锻体的方法。

    那种锻体的方法可以强身健体,增进体质,现在,我就感觉与之前大不相同,身体强健许多,很久不生病了,戏君不如与我一同试一试,如何?”

    戏忠瞅了瞅郭嘉,感觉郭嘉的确不像一般的文人那般瘦弱。

    虽然挺年轻的,但是身子骨看起来却意外的结实。

    戏忠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好,身子骨要是不行的话,还如何跟上郭鹏大跨步向前进的脚步呢?

    于是戏忠点头答应了郭嘉的建议。

    郭嘉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愉悦的笑容,有种阴谋得逞的感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