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零六 你这家伙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更新时间:2020-02-05 12:10 目录

    自我感觉良好的董卓是没有预料到有人会联合起来反对他的,更没有想到自己一再忍让的袁绍居然会牵头反对自己。

    对这些大将军旧部的政治诉求,他也感到十分恼火。

    不过此时此刻,董卓没有想到袁隗身上,不觉得袁绍的行动和袁隗有关系。

    因为一力主张册立刘协的,是袁隗,袁隗主张立刘协,让自己出力,现在袁隗怎么会让袁绍做这种事情呢?

    董卓排除了袁隗的嫌疑,又对自己部下那些劝说自己给大将军何进旧部封官的人大发一通火,几乎要杀掉他们。

    他们拼命求饶说自己也没想到,这才让董卓勉强原谅了他们。

    “现在情况已经出现,袁绍那贼子打起反旗要反对我,甚至还要废立帝王,简直大逆不道!我绝对不能容许这件事情发生!你们有什么办法,立刻说来。”

    幕僚们纷纷觉得难以接受,几个月前废皇帝的人不就是您老人家吗?

    现在居然调转身份做了守卫皇室的忠臣?

    这可真是魔幻现实主义,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不过事已至此,为了大家的脑袋,有人开始给董卓出主意,比如军事威慑啊,政治打压啊。

    董卓觉得都不好使。

    最后,还是某个不能诉诸姓名的人向董卓提出了一条十分恐怖的计策。

    那些大将军旧部的政治诉求是废刘协,立刘辩,那么问题的根源就在刘辩身上,只要把刘辩除掉,灵帝只剩下一个儿子,那么那帮大将军旧部的政治诉求不就成了一场空吗?

    董卓一想,嘿,还真是如此,你这家伙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何必去解决问题呢?只要让问题本身消失不就行了?

    于是董卓就开始筹划着如何用简单便捷的方式干掉刘辩。

    要干掉刘辩,肯定是以刘辩的身边人来下手为最佳,于是董卓等人选来选去,选中了弘农王郎中令,李儒。

    李儒是关中人,刘辩被废为弘农王之后出任弘农王郎中令,他对这个职位可不满意,一心想着做更高的职位,离开弘农王府这个毫无前途的地方。

    可是他一直没有得到可靠的机遇,他也为此感到郁闷,直到这一回,他终于等来了机会,可是机会本身也是需要付出的,机会只会留给有准(牺)备(牲)的人。

    “什么?!”

    李儒被震惊了。

    机会摆在眼前,李儒却被吓到了。

    “机会就在你面前,李君,你要懂得把握机会,记住了,机会不是每一次都会到来的。”

    董旻半是劝说半是威胁的告诉李儒,你不做这件事情,就要死。

    那么你是选择做,然后得到荣华富贵,还是不做,自己去死,换一个人来享受荣华富贵,全看你自己。

    李儒经历了极其激烈的内心斗争。

    既然无法青史留名,遗臭万年也是好的。

    李儒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他现在只想活下去。

    于是,初平元年正月十二日,董卓邀请弘农王刘辩吃饭。

    席间,董卓硬是要说看到刘辩的面色不好,是生病了,命令李儒端了一碗药上来给刘辩服用。

    刘辩立刻意识到这是政治谋杀,极端惊恐之下拒绝服药,李儒强逼,刘辩无可奈何,与妻子唐姬吃了一顿饭,最后欣赏了一次唐姬跳舞,就悲痛的服下了毒药,顷刻间身亡。

    刘辩死了,董卓以为关东联军的政治诉求就此完蛋了。

    结果,这给了另外一批想要反对董卓的人绝佳的起兵借口。

    讨董联军其实分做三批起兵。

    桥瑁首倡,袁绍接过令旗,组织了第一批大将军何进旧部的反董联军,以恢复刘辩帝位为政治诉求,把所有问题推到董卓身上,反对董卓。

    第二批反董联军是在刘辩死后,消息传出来之后发起的。

    这一批大部分都是董卓任命的担任各州刺史和太守的名士们。

    他们以刘辩之死为契机,暗中以袁隗的意志为根据,发起了讨董联合。

    两拨人马一拍即合,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反董联军。

    袁术的行动和反应都比较慢,而且名声实在是没有袁绍那么响亮,还是在董卓废帝之后逃跑的,名节有缺失。

    所以大家都奉袁绍为主,而不是袁术,袁术只有长沙太守孙坚等寥寥数人追随,是第三波讨董的兵马。

    三波讨董兵马合称关东联军。

    而最开始,只是桥瑁发起,袁绍主持下的大将军何进旧部对董卓的逆袭而已。

    二月份,刘辩之死传遍关东各地,不仅袁绍等人惊呆了,那些还没有做好准备要讨董的名士们也惊呆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董卓居然那么刚,居然敢杀掉刘辩!

    尽管董卓对外宣称刘辩是病死的,但是大家心里都一清二楚,刘辩是被董卓害死的,就算真的是病死的,也得是董卓害死的。

    无论如何,都要是董卓害死的。

    消息传出,旬月之间,天下震动。

    练习时长只有四个月的个人菜鸟权臣董仲颖显然没有想得很通透,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一旦发生,他就已经陷入了莫须有的境地。

    实力不够强的情况之下掌握中央,却还没有满足士人们的期盼,留给董卓的下场必然是成为众矢之的。

    这个时候,无论他做什么,都会被大家仔细的审查。

    对自己有好处的,就遵命。

    对自己不利的,就一句『名为汉相,实为汉贼』。

    简而言之,董卓的力量不够大,他执掌中央执掌的太仓促了,纯粹是被士人们的内斗给推上去的,基础太松散,稍微一动弹,就摇摇欲坠。

    可关键是董卓自己没有这样的意识,他练习时长才四个月,不是资深的老油条,这大局观他不具备,而具备这样的大局观的人也不会为他所用。

    所以关东联军『群情激愤』的讨伐董卓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一下子,以臣伐君乱上下尊卑的叛乱行为就有了大义名分。

    『义』字当头,蠢蠢欲动的野心家们就不再犹豫了。

    野心勃勃的郭鹏也就不再犹豫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