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三 被登基的刘协
更新时间:2020-02-05 12:09 目录

    卢植的处境,其实也并不好。

    昨天,郭鹏还在雒阳,手上还有三千幽州兵,如果郭鹏还在,以卢植弟子的身份,多少还能与袁隗董卓抗衡。

    但是现在,郭鹏被任命为青州刺史,走了,卢植孤立无援,又有何用?

    卢植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

    他开始怀疑,袁隗的用意可能不仅仅是掌控朝政那么简单。

    而后,董卓的行为告诉卢植,他的预感是对的。

    “普天之下,最大的道理,是天和地的道理,然后才是君臣之义,最后,天子才能代天布政,而当今皇帝,懦弱无能,不能制止朝廷动乱,动辄嚎哭,退缩,这样的天子,能承奉宗庙吗?”

    董卓一句话说的满朝文武目瞪口袋,坐在大殿上首的刘辩和何太后更是被惊呆。

    “昔日太甲作恶,伊尹放逐太甲,三年后才迎他回来执政,海昏侯为帝,二十七天做了一千多件恶事,霍光不得已而废之,都是为了宗庙传承而考虑,不是为了别的理由,

    现在董某没有私心,只是想为大汉江山做点事情,尽到为臣的本分,当今天子懦弱无能,实在不堪,董某想要与诸位一同奉陈留王协为新天子,诸位觉得如何啊?”

    董卓堂而皇之的标榜自己的『公心』,让文武百官觉得有些荒唐。

    废立天子,你是认真的吗?

    董司空?

    “荒谬!”

    预料之中的,卢植站出来了。

    “董司空,天子登基不过四月,尚未亲政,什么事情都没有来得及做,任何错误都没有犯,错的是宦官,是故大将军,而不是天子!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理由要废立天子?!”

    卢植对着董卓一顿怒斥,怒目圆瞪,让董卓非常生气,但是也有些担心,担心卢植会带动朝臣们一起反对,让他下不来台。

    他不由自主的看了面色沉静的袁隗。

    嗯,董卓有了底气。

    “卢太师,国家危难之际,需要的是坚强的天子,是可以让文武信赖的天子,而不是一个遇到什么事情就知道哭泣的天子!”

    董卓一伸手指向了被吓得泪流满面瑟瑟发抖的刘辩,卢植一眼望去,满脸的愤怒顿时化作了无奈。

    任何道理卢植都能和董卓辩驳,唯有天子性情软弱,这一点,卢植实在无法否认。

    “天子年幼,正是需要我等作为臣子匡扶的时候,这个时候不选择匡扶天子,反而要废帝,董司空,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面对卢植义正言辞的驳斥,董卓有些理屈词穷,不知道该用什么大义名分来反驳,只是一直强调天子懦弱,不能服众,却无法压过卢植的气势。

    最后,董卓有些恼火了,失去了耐心的董卓发怒了。

    “你不问我同不同意,且问大汉的军队答不答应!”

    董卓一声令下,大殿之外忽然涌现出了一排一排黑压压的穿着盔甲手持长矛的士兵,领头一员武将穿着雄壮的铠甲,气势十足,充满了压迫力。

    领头武将正是吕布。

    满朝文武中不知情的人大惊失色。

    何太后和刘辩被吓得脸色发白。

    “董卓!你敢私自带兵上殿?!”

    卢植大惊失色。

    “这是人心向背!卢太师,你若不愿意,也可以带兵上殿啊!”

    董卓冷笑。

    卢植紧咬牙关,愤怒地看着董卓,又看向了一脸没事儿人似的袁隗。

    “袁太傅,事已至此,你不说些什么吗?!”

    卢植愤怒的朝袁隗怒吼道。

    事已至此,袁隗的确该上场为这件事情做个总结了。

    “是啊,事已至此,卢太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人心向背已经十分明显了,天下人都愿意看到的事情,我们还怎么能阻止呢?”

    袁隗高声向下首的文武百官们询问道:“谁反对当今天子逊位于陈留王协?”

    没人做出反应,每一名官员都低着头,不言不语。

    有些神色自若,有些面露痛苦之色,有些面露犹豫之色。

    袁隗一连问了三遍,没人敢站出来。

    于是袁隗看向了卢植。

    “卢太师,你看,这人心所向,不好违背啊,你一人的看法,和满朝文武的看法,孰轻孰重呢?”

    “袁隗,你……”

    卢植深吸了一口气:“四世三公,深受大汉恩德的汝南袁氏,居然也会出你这种乱臣贼子!”

    “卢太师,慎言!”

    袁隗眉头一皱,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了:“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你该清楚!”

    “清楚?我清楚得很,我一清二楚。”

    卢植气极反笑:“袁隗,你记住了,你今天所做的事情,以后,可别后悔。”

    “多谢卢太师告诫!”

    袁隗挥了挥手:“来人,卢太师累了,送太师回去休息,既然累了,就不要继续操持朝廷的政务了,回家好好休养身体,安度晚年吧!”

    满朝文武心中惊惧。

    袁隗不动声色轻描淡写的将卢植的权力尽皆夺走了,扫除了一切政敌,完全掌控了朝政,从此之后,政权尽归袁氏,而军权则被董卓掌握。

    一文一武,满朝公卿都被袁隗和董卓玩弄于鼓掌之中。

    没有谁继续反对这次大朝会的决定了。

    尽管刘辩和何太后都在无力地哭泣。

    于是,昭宁元年九月初一,刘辩的帝位正式被废黜。

    袁隗亲自搀扶面色惨白浑身发抖的刘辩,将他的皇帝符节和服饰全部拿下,又扶着刘协登上了帝位,和刘辩还有董卓一起,面朝北跪拜面色茫然的新帝刘协。

    满打满算只做了四个月皇帝的刘辩就此逊位,年仅九岁的刘协非自愿的被登基,开始实行自己的『统治』。

    也就在这一天,袁隗做主,将大汉的年号改为了永汉。

    这一年,大汉经历了四个年号。

    从中平,到光熹,再到昭宁,最后到永汉。

    刘协很悲哀的被迫开始了自己漫长的数十年的傀儡皇帝生涯。

    何太后被废除了太后之位,迁居别宫。

    袁隗还不放心,指示董卓在九月初三日将何太后毒杀,随即也毒杀了何太后之母舞阳君,彻底铲除了何氏外戚可能东山再起的机会。

    刘协成了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字面意义上的,一点水分都没有的孤家寡人。

    于是,皇室势力彻底衰微,外戚,宦官势力不复存在,大汉王朝彻底落入了以袁隗为首的士人集团的掌控之中,士人终于实现了自己无数年来梦寐以求的光景。

    大汉天下从此会在他们的掌握之下变得无比繁荣昌盛!

    他们的梦想真的无比美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