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五百三十三 我绝对没什么好名声
更新时间:2021-01-05 00:10 目录

    郭鹏顺着古老的商路抵达了交州,跨过山区难行之路以后,抵达了交州首府所在地交趾郡,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满宠。

    自从他把满宠从身边调到外地做刺史以来,满宠历任豫州刺史,益州刺史,交州刺史,三任刺史任上都是在擦屁股收拾乱局,顺带着把初步安定下来的地区拉入发展的轨道。

    可以说,满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治世之臣,劳苦功高。

    郭鹏好几次想把他调回中央,但都是感觉除了他没人能更好的安抚当地,出于军事形势而放弃了想******到郭瑾也是一样,考虑到交州还有不曾归附的蛮夷负隅顽抗,魏军的剿灭行动还没到结束的时候,交州的治安战争正在激烈进行,就没有想着更换刺史人选。

    一些重要的实权刺史职位,除了绝对相信的人,一般人还真不愿意给。

    满宠是绝对值得信任的,让他做这个实权刺史,各方面都能接受。

    就是不知道他自己是否觉得疲劳,是否有过想回到中央的想法。

    这一回郭鹏想来见见满宠,也有着想安抚他的目的在里面。

    这一次见到满宠,郭鹏还是挺有感触的。

    满宠四十多岁的年龄,鬓角已经泛白,显然常年累月的辛苦工作让他疲惫不堪,但是他的眼睛依然炯炯有神,看得出来他的精明非凡。

    “伯宁,很久不见了。”

    郭鹏握住了满宠的手。

    满宠面色有些激动。

    “许久不见太上皇,太上皇风采依旧,臣却老迈了。”

    “哈哈哈哈,你才四十多岁,我都五十多了,你又如何能说自己老迈呢?”

    郭鹏大笑着与他并肩行走,一起入城,来到了他的官署里坐下,慢慢谈话。

    谈过去,谈现在,谈正事,谈军务,也谈情谊。

    满宠终归是满宠,比起无足轻重的嘘寒问暖,他直接把这次见面当做一次述职的机会,把自己做的事情直接现场和郭鹏汇报了。

    “如今交州大体上平稳,西部和中部的叛乱已然销声匿迹,要说还有些叛乱的话,就是在东部山区地带,那里有一些越人,还有山越贼人的余孽。

    他们成群结队啸聚山林,抵抗官军,又时常打家劫舍,掳掠人口,无恶不作,我组织警察协助本地官军多次围剿,成效显著,但是距离完全平定,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郭鹏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做的已经很好了,那么有限的时间,你却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要论天下刺史功绩,你满伯宁论第二,谁敢说自己一定是第一?

    现在云州的治安战算是打完了,皇帝那边肯定会把云州不需要的力量放到你这里来,帮着你这里也尽快把那些不愿归附的蛮夷全部扫灭,之后交州也能和平,到那时,就是你回归洛阳之时了。”

    满宠的眼睛动了动。

    “洛阳……臣在外行政那么多年,一开始的确有着立下大功回到中枢的想法,可随着时间推移,这样的想法渐渐淡了,无论在什么地方,能做好事情,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那就够了。”

    郭鹏望着满宠,点了点头。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伯宁啊,你这一句话,羞煞那些贪官庸官,若人人都能如你,天下哪能有那么多事情?”

    “这都是臣应当做的。”

    满宠很谦卑:“能办事,能造福一方,臣就十分满足了。”

    “你满足,我却不满足。”

    郭鹏拍了拍满宠的手背:“我一直都觉得,一个人不能长久的在某个职位上做下去,尤其是实权职位,长久的做,肯定是要出问题的,而在我魏,洛阳官员的问题就更大。

    我知道,我在官吏眼中,是个残暴之君,死在我手上的官吏何其之多,但是我不杀他们,魏国就要给蛀空了,我和皇帝说过我的想法,我的意思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一场大动作。

    官场,就像一缸水,看上去清澈见底,可若不及时更换缸中水,那水看着依然清澈,可闻着就臭了,内里更是藏污纳垢,不知多少蚊虫在其中繁衍,远远望去,乌烟瘴气!

    所以我就说,这缸里的水要常常更换,洛阳城里的官,也要常常更换,若不换,就要发臭,就要滋生蚊虫,在你耳边嗡嗡乱叫,让你心烦意乱,安稳不得!”

    满宠听着郭鹏那杀气十足的话,忽然感觉郭鹏就算退位了,也还是那个叱咤风云的魏国第一人,整个魏国,依然没有人可以反抗他。

    “伯宁啊,我知道,我绝对没什么好名声,等我死了,不出一百年,就算魏国还在,也会有人明里暗里的诋毁我,说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好,说我残暴无情,说我是个血手屠夫。”

    满宠大惊。

    “何人敢于这样做?简直不知死活!无论是谁,无论过去多久,陛下永远都是魏国的开国之君,永远将得到后人的敬仰!敢非议陛下者,就是在自寻死路!”

    “真的吗?”

    郭鹏不屑的笑了笑:“那些叫我罢官去职的官员的家人会说我的好话?那些被我砍了却没有诛连家人的犯官的家人会说我的好话?伯宁啊,你可别小看这群人。

    现在不至于,但是这个仇啊,他们会记住,一代一代传下去,为什么?因为我把他们打入深渊,我让他们不能再鱼肉百姓,不能奢侈度日,这多大的仇啊?他们能释怀?

    我禁锢他们三代人,可也就是三代人了,三代人之后,他们解除禁锢,重返民间、朝堂,不知多久,或许又有人能发达起来,他们会怎么看待我?”

    满宠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郭鹏说的的确是真的。

    他惩处那些犯官是何等残酷,动辄破家灭门诛族,动辄禁锢三代不得参加科举考试,三代人的前途断绝,还有一群人被他逼着一辈子都只能吃盐水拌饭度日,凄凄惨惨。

    这些人但凡能活着把家族传承下去,能说他这个皇帝的好话?

    或许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至少郭瑾和郭承志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论调出现的,因为他们都是郭鹏一手教导出来的。

    可是再往后的历代君主对于他这个开国皇帝只有画像上的和书本上的认知,又有几人会对他有什么感情呢?

    只要不涉及政治动乱,随便口嗨又有几人去管呢?

    黑朱元璋黑的最起劲的,反而就是明朝中后期的文人,多少流传后世的谣言都是明朝文人编出来的,满清其实还真没怎么使劲儿。

    出于政治目的,康熙还给个“冶隆唐宋,远迈汉唐”的总评,官编《明史》还帮着掩盖了明朝藩王干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

    郭鹏压根儿就没有指望自己能被说什么好话,就算千百年以后自己所做的一切大白于天下,评价也绝对是两极分化。

    “我从没指望这群人能说我的好话,他们要是说我的好话那就有问题了,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肯定是干了什么让他们高兴的事情了,我能做吗?他们高兴,我就不高兴。”

    郭鹏大笑着说道:“伯宁,魏国的强盛,就是因为这群人不高兴,这群人要是高兴了,君臣和谐了,魏国一百年内必亡。”

    满宠十分感叹。

    “陛下,君臣之间,何以至此呢?”

    “伯宁,你知道我最爱看什么书吗?”

    郭鹏看着满宠。

    满宠摇了摇头。

    “韩非子,你知道我最喜欢韩非子之中的哪句话吗?”

    郭鹏大笑道:“上下一日百战。”

    满宠大惊。

    “陛下,臣……”

    “不必多说了伯宁,儒家学说是一门好学说,给君臣之间的关系披上一层纱,看上去朦朦胧胧的,似乎有点意思,可是那一层纱终究也就是一层纱,揭开那层纱,里头的那层东西一点都没有变过啊。”

    郭鹏握紧了满宠的手:“伯宁,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地方权不是真的权,中央权才是真的权,有机会就回去吧,你的才华应该在中央施展,但是你要注意啊,皇帝,是我一手教出来的。”

    望着郭鹏满脸意味深长的笑容,满宠深深的感叹。

    这位皇帝举世无双,空前,也可能绝后,任何一丁点事情都瞒不过他,做他的臣子,真的是太可怕了。

    所幸,他已经退位了,他的儿子,终究不是他。

    而且,满宠怎么可能不想回到中央呢?

    都快想疯了好吗?

    他是那么的有能力,那么的有才华,本就该把能力和才华放到帝国中央去使用,去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而不是一直在边境地区做这劳什子的救火队员。

    只是这救火队员做不好,谈何进入中央呢?

    皇帝让自己救火,是因为信任自己的能力,这是信任,多么难得的信任!

    没有这种信任,谈何回到中央做高官呢?

    信任啊!最重要的信任啊!

    没有信任,就算回到中央又如何?

    所以哪怕是持续在外苦干,满宠也要坚持,坚持拥有这一种可贵的信任。

    但是无论怎么说,这一回,回到中央应该是稳了。

    延德朝没能办到的事情,兴元朝来办到应该也挺不错的,不是吗?

    那么多年克制欲望,坚持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并不是真的无欲无求,而是有更大的追求啊!

    满伯宁,雄心勃勃!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356701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