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远离三高,从我做起
更新时间:2020-02-05 12:08 目录

    亲眼看过雒阳城之后,郭鹏算是开了眼界了。

    要不怎么说雒阳是帝都,谯县是县城呢。

    十个谯县城都抵不上一个雒阳城,雒阳之大,城池之高之厚,人流之拥挤,着甲兵卒数量之多,都是郭鹏第一次见到的,可谓是大开眼界。

    不过游历雒阳也不是现在,曹嵩正在家里等着郭鹏,郭鹏很快就来了大鸿胪曹府,曹嵩亲自站在门口迎接郭鹏。

    “学生郭鹏,拜见大鸿胪。”

    郭鹏远远下马,步行到曹嵩府前,用标准的礼仪向曹嵩见礼,虽然已经和曹兰定亲,但是现在这关系还没有正式成立,一声岳丈怕是不好说。

    不过曹嵩却是满脸的担忧之色,亲自走上前握住了郭鹏的手。

    “小乙啊,听说你在路上遇到了劫匪,可有受伤?”

    郭鹏摇了摇头。

    “并没有,贼人虽然凶猛,但是幸赖护卫得力,队长张猛悍勇,有惊无险。”

    曹嵩看了看跟在后面神色不太正常的护卫队长张猛,还有一众护卫,点了点头。

    “既然郭郎为你等请功,那么,就赏!来人,带他们去领赏。”

    “遵命。”

    立刻有人带着一群护卫去领赏了。

    护卫们纷纷向郭鹏投来了感激的眼神。

    “小乙啊,让你受惊了,是我考虑不周到。”

    “当今时节,这种事情本就经常发生,郭鹏乃男儿身,遇不到则已,遇到了必拔刀迎战,仅此而已,大鸿胪无需担心。”

    曹嵩早已知道郭鹏射杀五人斩杀一人的战绩,对此深感惊异,又想到了郭鹏八岁时就敢踹许邵的屁股,顿时觉得许邵的评价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

    郭鹏是真的勇敢。

    在雒阳生存,需要的不仅仅是智慧,还有勇敢,郭鹏胆气十足,更兼聪明,未来必成大器。

    一念至此,曹嵩对他更为欣赏更为期待了,于是握紧了郭鹏的手,温声道:“小乙啊,你我之间何须如此生分?你与我家小女已经定亲,咱们就是自己人,还不改口?”

    看着曹嵩殷切的眼神,郭鹏流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小婿拜见岳丈。”

    “哎!这就对了!哈哈哈哈哈!”

    曹嵩满脸的愉快,亲热地拉着郭鹏的手就把他带到了内堂,曹嵩的妻子丁氏正在内堂等待着,看到曹嵩拉着郭鹏进来,立刻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小乙,你可算来了,我和你岳丈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你盼来了!之前听说你遭了劫匪,可把我吓坏了,没事吧?”

    郭鹏立刻上前见礼。

    “小婿拜见岳母,请岳母放心,小乙无事。”

    “哎!无事就好!无事就好!”

    丁氏满脸开心的表情,上前也拉住了郭鹏的手,对他嘘寒问暖,叫郭鹏想起了生母去世之前对自己那般的爱护,这可是实打实的爱护。

    既然把关系说开了,就是自己人了,对于自己家族能招来一位士族子弟做女婿,曹嵩可是觉得老有面子了。

    他一早就在自己的京城朋友圈里炫耀过,不过今天给叫到家里一起给郭鹏接风洗尘的,也就只有曹炽一个。

    曹炽是在郭鹏抵达之后半个多时辰左右来到曹嵩府上的,见了郭鹏,厚着脸皮上来就喊『侄女婿』,硬是从郭鹏嘴里讨了一个『叔父』的称呼,看上去极为快活。

    然后就是丰盛的接风宴,但是参加宴会的也就四人,曹嵩夫妻两个带上曹炽一个,加一个郭鹏。

    曹嵩夫妻自己坐在上首,然后郭鹏和曹炽分别坐在左右两侧下首的位置,单人单桌,很多食材都是郭鹏在谯县没见过的。

    “小乙啊,尽管吃,赶路那么久一定累了,多吃一些。”

    曹嵩亲自走下来给郭鹏夹菜,郭鹏受宠若惊,忙称不可,将曹嵩扶上去,给他和丁氏都斟酒,然后也给曹炽斟酒,算是晚辈的一点礼仪。

    他们敬仰郭鹏的出身,郭鹏不能以此为傲。

    略微吃了一些东西,曹嵩还不断叫下人给郭鹏送来一些新鲜玩意儿,都是在谯县吃不到的。

    但是说真心话,这些或蒸或煮或烤的食物,郭鹏也算是吃够了。

    没有铁锅,没有炒菜,没那么多调味料,这个时期的食物说是精致,但是自然无法和现代比,调味去腥的方式也并不多,调味料基本只有盐和酱,烹饪技术和宋朝以后比起来要差得太多。

    就这还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寻常百姓连盐都经常性吃不上,所以千方百计的省盐。

    这一时期人们的口味淡的令人发指,叫郭鹏这位喜欢浓油赤酱的重口味人士遗憾难过了好久,恨自己没有重生在宋朝,或者明朝。

    不过这样也好,少盐少油,无法长胖,不会得高血压,至于糖这种东西,平民百姓一辈子都别想吃到,郭鹏家里不算太有钱,饴糖也没见过几块。

    健康生活,绿色饮食,远离三高,从我做起。

    他没兴趣搞铁锅炒菜,没兴趣搞各种调味料来丰富自己的口腹之欲。

    山雨欲来的乱世之中,容不得他做靠铁锅炒菜新鲜吃法富甲一方的美梦,整个经济上的大环境也不允许他这样做。

    开酒楼?

    大头兵过境分分钟拆了你的酒楼回去当柴火烧。

    他宁愿把这些功夫放在读书练字和习武上。

    至于口腹之欲,那就稍微吃吃,最多有些时候实在是嘴里淡出鸟了,那就自己弄一只鸡什么的,弄些盐调味,弄些姜蒜去去腥,然后泥巴一裹一烤,叫花鸡,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五脏庙了。

    如今吃这些雒阳本地的特产,还有据说是从宫里搞来的其他偏远地方的贡品特产什么的,吃起来也算是有点味道,别的不说,曹嵩家里的饭食至少在咸味上是足够的。

    但是说穿了,没有铁锅,烹饪工具基本上是陶罐之类的东西,做出来的也就是些汤汤水水的,他宁愿吃一碗麦饭,也比吃这个舒服。

    但是老丈人老丈母娘赐宴,一定要吃得非常香甜,吃得越多越香甜他们越开心,也符合他们的期待。

    于是郭鹏就非常香甜的吃,虽然吃得多,但是吃相很优雅。

    而且该说不说,一道香蒸鹿肉和一条酱蒸鱼的味道是真的不错,调味很好,这两道菜郭鹏是吃光了,一点没剩。

    至于那道蒸羊肉,说真的,膻味儿真的是太重,胡椒也没有放多少,郭鹏确实受不了。

    曹嵩和丁氏对视一眼笑了笑,记下了郭鹏爱吃的东西,原来是蒸出来的鹿肉和鱼肉最符合郭鹏的胃口,羊肉则不喜欢,好,记住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