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 汉室于我有何恩义
更新时间:2020-02-05 12:09 目录

    臧洪想要劝一下关羽张飞,让他们不要那么伤心。

    “玄德之死,我也觉得十分遗憾,但是云长,益德,你们也不要太难过了,人已死,无法复生。”

    臧洪接触过刘备,对关羽和张飞也有深刻的印象,但此时的劝说只让关羽和张飞更加痛苦。

    “我十六岁追随主公至今,眼下我还活着,主公却身死,我还有什么面目活着?”

    张飞十分痛苦。

    “羽本是戴罪之身,是主公收留才让羽有了生路,主公不幸身死,羽如何能一人苟活!”

    关羽拉着张飞的手,说道:“若是朝廷不允许,我等也不会拖累将军,我等自会找机会为主公报仇!不惜性命!”

    关羽和张飞似乎有要离开这里自己找机会给刘备报仇的想法。

    此时,一直在旁观看着关羽和张飞的程立站了出来。

    “云长,益德,你们觉得凭你们自己的力量去报仇,成功几率大吗?”

    关羽和张飞互相看了看对方,一言不发。

    成功几率,为零。

    丘力居是三十万乌丸人共主,身边有无数亲卫,他们两人再勇猛,也也抵不过数十人的围堵,个人的勇猛是有极限的。

    “既然知道无法成功,却还要这样去做,是不明智的,我主失去师兄,失去百余兵卒,也很伤心,你们想报仇不假,我主只会比你们更想报仇,也更能报仇。”

    程立正色道:“两个人的力量很弱小,但是两千人,两万人的力量,就非常强大,一时的怒火不应该让你等失去理智,留存有用之身,徐图后举,而后报仇,这才是正确的行为。”

    关羽和张飞看着程立,而后又互相看了看。

    关羽抱拳向程立询问道:“程长史,您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留下?”

    “你二人有勇略,勇猛非常,但是一人之勇,又能杀掉几个乌丸人呢?到最后不仅没有报仇,还会害死自己,徒增伤亡,玄德在天之灵,若看到你等如此莽撞,不爱惜自己,又当如何痛心?”

    程立一番话将关羽和张飞说的眼睛通红,又流下了泪。

    “留下吧,以你二人之勇略,率领兵马,随主公一起,为战死的战友报仇雪恨,这才是正确的行为。”

    程立拍了拍关羽和张飞的背,关羽和张飞痛哭不已。

    曹仁也流下了泪,走上前质问程立道:“可是朝廷如此懦弱,不让我等出战,我等又当如何?程长史,你有办法吗?你有办法让朝廷允许我等出兵讨贼吗?”

    “有。”

    程立的话顿时让众将为之惊讶。

    “有办法?”

    曹仁一愣,立刻追问:“什么办法?”

    “办法不在我这里,而在丘力居那里。”

    程立压低了嗓门:“近几日,我得到了线报,丘力居欲图不轨,可能要反。”

    “什么?!”

    众将纷纷大为惊讶。

    当天下半夜,除了巡夜的士兵之外,大部分人都睡了,程立却没有睡。

    他来到了郭鹏的帐篷门口,发现守卫郭鹏帐篷的,是郭鹏贴身近卫郭木和郭水。

    两人对程立点了点头。

    程立也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仲德怎么知道我在等你?”

    郭鹏没有点蜡烛,端坐在床铺上,看到一个人走了进来,便知道这是程立。

    “若是立不来,主公会很失望吧?”

    程立跪坐在地上,地上已经事先放好了一个软垫。

    “当然会很失望,因为仲德居然没有看出我想要做的事情,我肯定会十分失望。”

    郭鹏笑了笑:“不过现在仲德既然看出来了,我便放心了,仲德是否可以说一说我在这里等着仲德的原因?”

    “主公,立从决定跟随主公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决定将此身献给主公了,主公何须考验立呢?”

    程立微笑道:“主公借公孙瓒之鲁莽杀死刘备,以期得到关张二将,又确定朝廷不会允许主公擅自对丘力居开战,以此收拢人心,让众将对朝廷不满,而对主公更加忠心。”

    “知道我做出这样卑鄙且大逆不道的事情,仲德,没有意见吗?”

    郭鹏轻声询问。

    “汉室于我有何恩义?!”

    说到这里,程立心中积攒数十年的怨恨和不满完全爆发出来了。

    “就因为没有经书可以读,没有师承,所以到五十岁才能去太学,六十岁才有机会被选拔做官,立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活到五十岁!五十岁啊!这个世道,能活到五十岁的又有几人?

    立自问不是无能之人,立能牧民!能治军!能证明自己!可就是做不得官!是主公赏识简拔,是主公举荐立,立才有今日,自从决定跟随主公起,立就不把汉室放在眼里了,只要能让主公更进一步,立将不惜一切代价!”

    程立说这话的时候都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讲真的,若不是看出黄巾贼没有前途,程立自己都想加入进去谋个出身了。

    没有好的出身,没有好的师承,没有好的运气,普通寒家读书人要到五十岁才能去太学,要到六十岁才有机会被朝廷选拔为官。

    社会上升渠道几乎被堵死,距离完全被堵死也就那么窄窄的一丝缝隙了。

    而官宦人家子弟、士族子弟十几二十岁就能进太学或者被举孝廉,走上光明的大道。

    昂首阔步地走。

    人与人的差距在受精卵形成的那一刻就决定了。

    程立自问才学不输于这些人,他们能做到的程立都能做到,他们做不到的程立也能做到,可为什么他们能做官而程立不能?

    凭什么!!!!

    汉室……

    哼!

    “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仲德能说出来,我也十分惊讶,我杀人,有反心,仲德居然不在意。”

    郭鹏感受到了程立心中极其浓烈的怨气和戾气,惊喜不已。

    或许只有在这阴暗的场所之内,他才会把自己心中的阴暗和盘托出,和郭鹏一样。

    毕竟有些事情是见不得光的,有些话在阳光底下是说不出来的。

    郭鹏也只有在这样阴暗的场合之中才能亲口把自己心中的欲望诉说出来,程立也是一样。

    “今上行党锢,自绝于天下,黄巾之乱以后天下混乱此起彼伏,谁都敢起事闹上一闹,这是汉室即将分崩离析的前兆,天下人心思变,非一朝一夕之事,汉室行将就木,主公何不乘势而起,争他一争?”

    程立如此一说,郭鹏便笑了出来。

    “没想到天下人心思变,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