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一百六十三 郭某人的三步走
更新时间:2020-06-09 00:10 目录

    感受到郭鹏的深远布局,郭瑾大为惊叹。

    “父亲深谋远虑,儿子拜服!”

    郭鹏摇了摇头。

    “和一帮人中之龙过招,正常的交锋是没有办法的,为父也不是什么经天纬地之才,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他们不知道的东西,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的东西,以此取得优势。”

    “这样啊……”

    郭瑾缓缓点了点头。

    “咱们的智计相差不远,不能说谁一定比谁聪明,我们所能依仗的,就是他们不知道而我们知道的东西。

    因为不知道,就无法设防,因为不能设防,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就会被一举击溃,这不是聪明与否就能决定的。”

    郭鹏笑道:“这就是咱们唯一的胜机,抓住这个机遇,才能翻盘取胜,否则,这一步就是为父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因为有了这些他们不知道的东西,为父才能继续走下去,尽管如此,为父也不知道能走到哪里,但是为父知道,为父做不到的,你也做不到,后世子孙就更加艰难。”

    “父亲一定能彻底战胜他们。”

    郭瑾毫不犹豫的确认道:“就像父亲彻底消灭了鲜卑一样,天下之大,没有人是父亲的对手,儿子碱性!”

    “哈哈哈,没那么容易啊。”

    郭鹏笑了笑,又摇了摇头:“让纸张普及,是为父之前就在做的事情,纸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现在忽然可以普及,虽然意外,也不算完全的出乎意料,所以能办到,这并不难。

    但是标点符号一旦出现,就是在挑战他们的承受极限了,所谓家法,无非就是如何断句是他们说了算,现在用上标点符号,就是从此不让他们随意操作断句。

    圣人文章表达有了统一的解释,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冲击,变家法为国法,若要强行通过,仅仅只是承认他们的官学地位,给他们正统身份,可能还是不够的。

    必须还要经过一番博弈,还要给他们一些超乎寻常的东西用做交换,辅以武力威慑,这样才能让他们接受,并且承认。”

    郭瑾觉得这样做是必然的。

    “那父亲打算怎么做?”

    “为父统一五经,罢黜九家家法,就是把不听话的九家家法给罢黜了,把大部分难对付的家族给罢黜了,留下的都是为父方便控制的,所以目前来说,他们都是站在为父这里的。

    而且他们都是官员,比起那些没有做官的德高望重的【名士】,他们好对付一点,也容易被为父操控,比如袁氏,只有袁嗣一家子人,是死是生,都在为父一念之间。

    袁嗣,就是这新的五个家族里,最容易对付的一个环节,为父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拿下袁嗣,让袁嗣不敢反抗,乖乖接受《易》的标点标注,来做这个领头人,至于其他四家……”

    郭鹏沉默了一会儿,便看了看郭瑾:“阿瑾,你觉得其他四家里,哪一家最好对付?”

    郭瑾思考了一会儿。

    “孔氏。”

    “为什么?”

    “因为就算父亲把五家经典施教权完成标点标注,变家法为国法,孔氏的地位也不会改变,教的还是儒学,我魏官方认可的学术,还是儒家学术,不是法家道家墨家。

    孔氏作为孔子后人,尊荣的地位不会改变,家族核心利益不会受损,只要父亲让孔氏知道他们的地位、爵位一如往昔,依然可以享受世袭罔替的待遇,则孔氏必然不会剧烈反抗。”

    郭瑾的回答让郭鹏点了点头。

    “没错,第二个能拿下的家族,就是孔氏,孔氏家族素来看得懂大势,不会螳臂当车,那么接下来,还有荀氏,桓氏,和贾氏,阿瑾,你觉得为父该怎么对付他们?”

    “对付他们的话……最好对付的,应该还是荀氏,荀氏遭遇过父亲的打击,势力衰微了好几年,一朝奋起,想要重新振作,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父亲可以趁此机会拿下荀氏,而且,荀仆射素来都很听从父亲的命令,从未有过违背父亲命令的举措,他应该是害怕父亲的,只要父亲恩威并施,拿下荀氏并不难。”

    “说得对。”

    郭鹏站起了身子,双手背向身后走到了奉天殿的大门口。

    “荀攸畏惧我,荀氏也畏惧我,荀彧之死给他们带来的是深切的恐惧,他们知道我会杀人,也敢杀人,所以只要我活着,荀氏就会和袁氏一样,不敢违逆我。”

    说着,郭鹏又转过了头,看向了跟在自己身后的郭瑾:“现在,就剩下贾氏和桓氏了,桓氏是帝师起家,数代人精研欧阳尚书,贾氏则是放弃了其余家法,专选周官,都不好对付。”

    “父亲为什么会选择贾氏和桓氏呢?”

    郭瑾忽然询问道。

    “为父也没有多少选择啊。”

    郭鹏摇了摇头:“愿意合作的当然有,但是有分量有名望能镇得住局面的,不多,贾逵和桓典本身的能力也不错,为父也就看中了他们。

    阿瑾,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就算是为父,也没办法把所有一切都掌握在手,大敌当前,选择是非常有限的,甚至没有选择。”

    这话是实在话,如果凡事都有很多选择,郭某人当年也不用死盯着袁术,还要不断的撺掇袁术的野心让他称帝,最后跳反。

    很多选择,都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只能从这些不算选择的选择里选择一个相对较好的,不那么恶心的。

    郭瑾默然无语,他知道郭鹏说的是真的,也是对的。

    所以,面对没有选择的选择,他们父子两个需要付出更多的辛苦,才能奠定胜局。

    眼下,郭鹏的第二段战略是一个三步走战略。

    先是纸。

    然后是标点符号。

    最后才是印刷术。

    纸是最好解决的,因为这玩意儿不是个新鲜事物,但凡是文人就没有不知道纸的存在,将之推广全国亦非难事。

    标点符号对于士人们来说是一次巨大的冲击,但是对于郭某人来说,在统一五经之后更进一步,看起来并非是蓄意已久,更像是顺势而为。

    彻底断绝以后还有家法诞生的可能,把那些家法试图东山再起的希望完全掐灭。

    隐藏住根本目标,把根本目标秘而不宣,等最终实现真正目标之后,人们才会意识到——

    啊,原来是蓄谋已久啊。

    但是到那个时候再想反抗,也来不及了。

    大局既定,就算全面撕破脸皮,也还是会有愿意站在他这边的人,而那些不愿意站在他这边的人,所面临的自然是残酷的迫害。

    到那时,士人们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未必就能起到很大的效果。

    人的底线是一点一点突破的,只要突破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直到被突破底线成为常态。

    所以皇帝想要迫害自己的臣子,并不难,除非他决定造反。

    郭某人的麾下,没有敢于造反的,要是有,那反倒轻松了许多。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316213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