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二十三 魏帝国逐渐的正常化
更新时间:2020-04-15 00:10 目录

    这些顽固分子对于任何出现的新事物都怀着某种恶感。

    他们坚称酒肆里的就坐方式为胡坐,号召身边亲朋好友不去酒肆用餐,坚决不以胡坐进食,以维护祖宗的尊严。

    他们就是喜欢动不动把什么他们看不惯的事情上升到祖宗级别,然后以此占据道德高地,对他们看不惯的不符合他们利益的事情进行降维打击。

    那祖师爷告诉他们要有教无类怎么也不见他们遵守?

    祖师也让他们敬鬼神而远之怎么不见他们遵守?

    一个两个玩玄学玩鬼神都6的很,读那么多书还天天拜鬼神。

    无耻!

    和郭某人一样的双标,一样的无耻!

    于是陈琳领衔御用文人团队每年都要和他们进行一场又一场的嘴臭大作战,激烈争夺话语权,对这件事情本身存在进行激烈交锋。

    因为这部分原因,郭某人虽然有意将桌椅板凳全面引入官方层面,实现自己的龙椅梦,但是也不得不考虑到这部分顽固分子的存在。

    任何变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啊……

    他只能如此想到。

    民间的铺开不受这帮士人的影响和控制,但是最高层的变革所带来的影响的确很大。

    对于郭鹏这样的需求,陈琳曾经试图用当年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事情来为此事辩驳,强行达成目标,但是被郭某人叫停了。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那是为了军事,为了反击匈奴,那是军国大事,有大义名分在,有军队的推动力和外部压迫在,所以才得已顺利推行。

    而桌椅板凳之类的,又不是军国大事。

    没有强大的内部和外部的推动力,没什么看上去的必要,还被扯上了胡坐正坐之争,所以官方层面想推广这件事情就变得比较曲折。

    对此,郭某人也觉得相当无奈。

    尽管如此,酒肆还是不受限制的发展了起来,士人的争论影响不到民间的实际需求。

    酒肆出现之后,很受一些地方基层官员的喜欢,也很受当地驻军的欢迎,没有正坐胡坐概念的群体对此并不在意。

    发展到现在,洛阳的酒肆已经有二十多家,各自有各自的特殊酿造酒和大厨特别拿手的菜为招牌,以此吸引顾客。

    除了官僚、豪门之外,民间商旅也开始逐渐踏入酒肆内,开始在酒肆内尝试着享用这种不是自家人做出来的饭食。

    这一点郭某人是早有预料的。

    随着郭某人逐步降低屯田民的赋税比例,以及提出各种对小商小贩的政策扶持,平民黎庶阶层也开始涌现一批用自己的双手辛勤劳作逐渐积累财富的人。

    从延德元年开始,郭某人就开始逐步逐步的给屯田民降低赋税。

    打算将他们从战时状态的农业体系中逐步解放,准备慢慢的把战时经济转化为正常的农业经济。

    屯田状态下,屯田民交给郭某人的赋税是远远超过正常王朝的农税额度的。

    这是一种战时经济政策,对农户的剥削远超正常状态,用以应付军队远超常态的高频率高强度征战。

    在这样的模式下,郭某人也就能保证他们吃上饭,不会饿死,这样的程度。

    战乱时节,这样的政策保证了郭某人有充足的军粮可以使用,保证了他的后勤和底气,保证了他作为乱世军阀有统一国家的经济基础。

    于是魏军不断地取得胜利,他们吃得饱饱的,训练的非常充分及时,战斗技巧高,把那些饿肚子的叫花子军队打的屁滚尿流。

    因此他毫不放松的剥削农民,压榨黎庶。

    不仅如此,还想方设法割豪强士族的韭菜。

    只要是他的统治力所能覆盖的地区,反正是一个也不落下,全心全意的压榨,从他们身上获取统一战争进行下去的资本。

    同时,因为郭某人消灭了中间商,最高权力直接下乡,打通了上下渠道,所以获得的粮食数量也远超郭某人自己的想象。

    郭某人原本以为自己得不到太多,所以才把赋税比例设定的很高,只是不让农民饿肚子的程度而已。

    但是落到实处之后,他发现获得的粮食实在是太多了,比预计的多了将近四成。

    于是他才真正意识到民这个阶层在皇帝和黎庶之间到底榨取了多少好处。

    最艰难的创业时代过去之后,郭某人其实就已经开始逐渐降低屯田民的负担,开始逐步增加他们的口粮,用各种政策和奖励条件变相的给他们降低负担。

    不过因为穷怕了,所以赋税比例一直没有下调,时刻为之后的善后战争做储备。

    整个郭魏政权在郭鹏称帝之前都还是一架标准的战争机车,十分犀利高速的运转,碾碎了所有挡在郭某人面前的军阀。

    而真正落实到政策层面的减税计划,还是在延德元年以后开始的。

    为了单独获取这份人望,不让这份人望被汉帝国的遗老遗少们吹捧给刘健,郭某人也是煞费苦心。

    意识到长期维持高税率的屯田政策的不可持续性,郭某人开始制定政策,把屯田民缴纳的赋税比例逐步下调。

    收走的更少,留给农民的更多。

    战时经济模式逐渐放松,逐渐给农民松绑,不再从他们身上榨取过多的赋税,以此给农民以一定的经济实力,回归正常的经济政策。

    然后慢慢的把郭魏帝国这架强悍的战车停下来,走上正轨,开始缓缓的,正常的前进。

    战时经济政策是不能长久维持的,人忍受压榨的程度也是有极限的,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应该挑战这种极限。

    否则用不了多久,郭某人就要开始镇压农民起义了。

    因为知道,所以从屯田制度运行以来,郭魏政权下辖的领土上并没有发生过哪怕一次农民起义,郭某人称帝以后也是如此。

    把战时经济政策一口气放开肯定不行。

    各种配套政策也需要时间去调整,不能骤然给战争机车踩下急刹车,要缓缓的降速才行。

    而且缓缓放开,也能长期不断持续的获得民心,有助于魏政权的统治深入人心。

    于是从延德元年以来,屯田民们借着郭某人的政策扶持,逐渐的少交了不少赋税。

    郭某人的宣传口号也发生了改变。

    从努力屯田吃饱肚子到多种多收,开始号召农民们为了自己的美好生活而努力耕种,收获越多,赚得越多,因为朝廷的赋税正在降低。

    以此激活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于是从延德元年开始,虽然各种小规模天灾没断过,但是在降低赋税比例的政策推行下去之后,政府收缴上来的赋税并没有降低,反而还有不断的小幅增加。

    原因就在于宣传口加大力度宣传,让农民意识到他们不再是为了一口饭而耕种田地了。

    皇帝陛下怜悯他们的生活艰难,改政策了,开始降低上缴比例了。

    以后你们耕种的越努力,收获的越多,而朝廷收走的却会越来越少,这样一来,你们自己拿到手里的就越来越多。

    所以越勤奋越努力,就越能吃得饱,还能吃的撑。

    想着吃撑肚子而努力吧!

    朝廷喊出这样的口号之后,农民们都被调动起来了。

    这一政策极大地增加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虽然赋税比例一直都在降低,但是魏帝国的农税收入一直都在增长。

    农民们发挥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小农经济开始焕发全新的活力。

    因此,越勤劳越肯干的人就能得到越多的收获,生活就会越变越好,不仅可以吃饱,还能吃撑,不仅能吃撑肚子,还有剩余。

    剩余逐渐累积起来,就会变成一笔不小的财富。

    随着时间推移,这笔财富逐渐积累,就会越变越多,就会给农民进行日常消费的底气。

    而根据临淄营的调查显示,的确是这样的。

    然后,郭某人颁布了扶持小商小贩小本生意的经济政策。

    之后,又命令财政部和民政部派人下乡,到处宣讲这一政策的要点。

    比如政府会扶持农户家庭的多余劳动力做小本生意,开个小店铺,操持一下邻里街坊的生意,或者去交通干道沿线卖吃的东西。

    反正用家中多余的劳动力操持一下小商业也算是合理利用劳动力,赚点零花钱也好。

    凡是这样做的,起步三年内都可以免缴商税。

    郭某人又下令财政部学习吏部,在各州郡安排分部。

    根据朝廷政策标准,对有意操持小本生意的民户进行审核,条件达标的,可以给与无息或者低息贷款,对小本生意进行扶持。

    这一政策完全由中央推行,不受地方政策干预,主导权在财政部,地方政府不得干预中央财政部的扶持计划。

    郭某人提出这样的政策,以此支持民间小本商业的发展,从最底层开始扶持第三产业的发展,把经济盘活,让经济繁荣起来。

    当时朝中还是有很多官员对此表示不理解的。

    他们不知道郭某人从国库里掏出这样一笔钱散到民间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怕打水漂吗?

    用来给大家发福利不好吗?

    每个官员心里都觉得怪怪的。

    因为以前没有皇帝这样做过。

    虽然郭鹏也做过很多以前的皇帝不曾做过的事情。

    郭某人也不打算现在和他们争论,到时候,直接拿财政收入报表进行讨论更加合适。

    延德元年以来一直到延德四年,虽然战争还在不断进行,但是总体上来说,魏帝国的核心区域,中原与河北已经安定下来了,人们开始过上正常的生活。

    随着这一波扶持而出现的旅店、酒肆和民间小商铺也的确开始了繁荣。

    因为郭某人的扶持,也有很多官员开始盛行休沐日的时候叫上三五好友去酒肆吃顿饭喝顿酒交流感情的行为。

    尤其在寒门官员群体里非常盛行。

    而在地方上,黎庶出身的低级官吏更加盛行前往小酒肆里吃点小菜喝点小酒。

    同样,也有部分士族官员不畏同僚异样的眼光,大胆的选择前往酒肆享受新鲜玩意儿。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306041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