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九 徐州第一富户彻底倒向了郭鹏
更新时间:2020-02-05 12:10 目录

    关于纳妾这件事情,在出征讨董之前,糜竺就请求过了。

    现在快一年了,郭鹏也算给了他一个交代,让他放心。

    这下子,糜竺和糜芳可开心了。

    他彻底倒向了郭鹏,徐州第一富户彻底倒向了郭鹏。

    而对于这件事情,郭鹏也和曹兰商量过了,说糜氏兄弟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纳他们的妹妹为妾侍,这是很有意义的稳定人心之举。

    曹兰识得大体,对这种事情似乎也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不曾反对,而是支持郭鹏的举动。

    “你当真不介意?”

    郭鹏笑眯眯的把曹兰抱在怀里。

    “只要对鹏郎的大业有帮助,妾身就不介意。”

    曹兰温婉的说道。

    “这样啊,那我多纳几个你也不介意吧?”

    郭鹏朝曹兰眨了眨眼睛,曹兰顿时愣住,直到郭鹏忍不住笑了出来,曹兰才知道郭鹏又在戏弄自己,顿时就不开心了。

    “放心好了,妾终究只是妾,永远不可能被扶正,你永远是我唯一的正妻,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没人能威胁你的地位,谁敢威胁你,那是活腻了。”

    曹兰这才露出笑容。

    当天晚上,被郭鹏欺负一通之后,曹兰才老实的说自己的确不太高兴,但是郭鹏要纳妾,她也不能阻止。

    讲老实话,能光明正大纳妾的时候不纳妾,明文规定一夫一妻了又要开后宫,这不是自相矛盾的事情吗?

    郭某人才不会做那么矛盾的事情。

    曹兰是他的正妻这一点不会改变,而这也是最重要的。

    除此之外的细枝末节,估计自己就算不提,随着地位的提升,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主动提起来的。

    糜贞是第一个,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也不会被允许是最后一个,如果自己最终成就了大业,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至于糜贞本人,对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有着十分正确的认识,自幼读书,知书达理,恪守作为妾侍的本分。

    侍奉郭鹏一夜之后,主动早早起身到曹兰面前奉上一杯水酒,规规矩矩的下跪,以曹兰为主母,毕恭毕敬。

    搞得本来有些不开心的曹兰都不太好意思刁难她了。

    于是曹兰扶起了糜贞,对她说了一些温软的话。

    大意就是夫君只有咱们两个女人,平素里不是正式场合,也就不要搞得太过于尊卑分明,这样反而不美,都是今后一起侍奉夫君的人,大家互相照顾,互相帮助,不是挺好的吗?

    糜贞本来有些战战兢兢的,以为郭鹏的正妻是个彪悍的女子,所以小心翼翼。

    嫁给郭鹏之前,两位兄长和有经验的老婆子都告诉糜贞要逆来顺受,千万不要惹事,否则被打死了都没地儿说理去。

    要说她心里有没有疙瘩,自然也是有的,但是她更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侍奉郭鹏对糜氏的重要性。

    从小她就明白这一点,所以学会了收起自己的小性子,做一个规规矩矩的妾侍,让郭鹏开心,让曹兰满意,这是对糜氏最重要的事情。

    然而曹兰的温柔让她有些吃惊,也让她少少的放下心来。

    其后郭鹏来了。

    郭鹏对她也算是温柔,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除了嘱咐她一切以曹兰为首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

    也给她安排了自己的住处,自己的婢女,有什么喜好都可以说,尽力满足。

    不要觉得做了妾侍就是没有感情的工具人,不要这样过于压抑自己,让自己过得和囚犯一样。

    他和曹兰都不是这样的人。

    “你既然许给了我,今后也将一直伴随我,就不要过于压抑自己,喜欢什么,便说,不喜欢什么,也说。

    你家兄长肯定教你逆来顺受,我知道,但是你别睬他,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听我的,除了必须要尊敬阿兰之外,别的也不要太死板。

    我不喜欢死气沉沉的人,我这是府邸,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不是监牢,没必要把家里弄的和监牢一样,是吧?”

    郭鹏微笑着握了握糜贞的手。

    说真的,郭鹏能这样说,糜贞是没想到的。

    她很老实,给自己的定位是个玩物。

    事实上根据现行律法,她的法律地位也就是个玩物,但是郭鹏让她不要拘束自己,给了她一些自由,这让她意想不到。

    之前她曾想过郭鹏是个膀大腰圆凶神恶煞的大汉,或者看起来就满脸阴谋算计的策士男,心里还有些怕怕的,担心自己会被玩弄的浑身是伤。

    结果举办礼仪的当天,她一看,见郭鹏面貌俊朗,身材匀称,是个美男子,当时就红了脸,不敢直接看郭鹏。

    晚上熄灯之前,糜贞才更加惊喜的发现郭鹏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

    当时一眼见着郭鹏脱去外衣之后浑身极具震撼力和视觉冲击力的结实肌肉,那种充满爆发力的感觉,还有八块腹肌的小腹,强大的力量,还有充满侵略性的眼神……

    顿时就脸红心跳把持不住了,一阵头晕目眩。

    她顿时感觉能嫁给这样一个人做妾,好像也不错,只要他稍微温柔一点点,不要把自己当成单纯的玩物就好了。

    现在郭鹏超水平完成了她的期待,简直满意的不能更满意了。

    郭鹏陪着她们吃了早饭,又到花园里面玩了一会儿。

    他让曹兰和糜贞坐在自己抽空亲手做出来的秋千上,自己一边一个推动着她们荡啊荡啊,听着她们银铃儿般的笑声,郭鹏也觉得自己放松了不少。

    郭鹏出于自己的目的,经常在军营里视察,所以总是能在军营里面看着肌肉大汉光着膀子互相角♂力。

    听着肌肉♂大汉们杠铃般的笑声。

    整天左右为男♂男上加男♂强人锁男……

    尤其是张飞那个大嗓门儿,还有那破锣一般的笑声,古铜色的肌肤和结实的肌肉,汗一出,啧啧,那酸爽,不敢相信。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性,虽然也有豪情万丈的时候,衣服一脱就下场和大汉们一起角力,搞得浑身臭汗再一起洗澡。

    但是郭鹏偶尔也想洗洗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和鼻子。

    眼前这两个香喷喷的美娇娘就是最好的心灵洗涤剂了。

    让他不用连睡梦之中都出现纠缠在一起并且发出奇怪声音的摔跤大汉。

    至于两个儿子,小儿子才三岁,还是个小不点,暂且不说。

    大儿子郭瑾已经八岁了,之前在卢植那边接受了启蒙教育,到了北边之后,郭鹏亲自拿着经书教他读书。

    做了青州牧之后,蔡邕在青州,蔡邕为了弥补自己无法和郭鹏结成师生之宜的遗憾,便将郭瑾收为学生,亲自教育他读经书,练字,学习琴艺,陶冶情操。

    然后等小儿子四岁了,也要送到蔡邕身边,一起让蔡邕进行启蒙教育。

    蔡邕的文化水平,郭鹏是十分信赖的,暂且先让蔡邕教育文化知识,等年龄再大一点,郭鹏打算把郭瑾丢到于禁的练兵大营里面接受训练去。

    郭鹏要让他从小知兵懂兵,和普通士卒一起接受训练,同吃同住熟悉兵务,了解最基层士兵的所思所想,然后慢慢让他接触军务,培养成接班人。

    其他的,都还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