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五百三十四 这好像是咱们父子第一次单独相处吧?
更新时间:2021-01-05 00:10 目录

    接下来一段日子,郭鹏留在了交州,一边等待儿子郭琼的到来,一边游览交州地方。

    这片颇具传奇色彩的土地,一直到一千多年以后才真正因为靠海而焕发光彩。

    而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得到过真正的重视,一直都是传说中的【蛮荒之地】,流放者才会前往的地方。

    这对于这片土地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对于正在面临小冰河侵袭的魏帝国来说,提早开发交州地区使之成为重要生产基地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为此,郭鹏也投入巨资和大量兵力,长期在这里进行治安战。

    云州和交州的治安战是江南平定以后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张辽在扬州收拾山越贼匪集团的那场战争结束之后,云州和交州的治安战就一直都在进行之中。

    现在李乾负责的云州治安战结束,太史慈和徐晃负责的交州治安战也已经步入后期。

    交州地方的那些汉朝的历史遗留问题,那些古越人的诸多势力的后裔们已经被魏军清剿的七七八八。

    郭鹏在位的后期,原先张辽的部下徐晃就逐渐接替了张辽曾经的职务,和太史慈的水军协作,担负起了交州治安战的重任,而原先的东南军区总负责人张辽只是挂个名。

    出于对张辽的保护,张辽已经被郭鹏实际上解除了军事实权,转而开始担负与罗马帝国官方进行交流的主要负责工作。

    罗马帝国的官方来人只要来了,首先就是去建邺城找张辽,通过张辽的介绍和保护前往洛阳。

    张辽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觉得自己一个将军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做起了外交工作。

    但是看起来张辽的转职现在还是挺成功的,至少已经很久没有朝臣上表要求郭鹏把张辽调离东南,让他回朝赋闲。

    中生代将领徐晃接替了张辽的实权,与海军总帅太史慈一起对交州地方割据势力发动打击,深入深山老林等人迹罕至的地方,进行犁庭扫穴级别的小型战争。

    郭鹏开发交州的意志是坚决的,是坚决不允许任何势力插手交州,妨碍他的全盘计划的。

    随着交州治安战的进行,交州屯田工作也取得了相当程度的胜利,尤其是红河平原,也就是交趾郡这一带,屯田工作已经初见成效。

    数十万人口级别的屯田工作全面展开,不断地储存粮食,交州已经具备了相当数量的存粮,足以支撑三万级别的魏军在交州奋战。

    郭鹏还抽空接见了太史慈和徐晃,勉励了两人,表彰了他们的战斗,一样,前往军营与士兵们一起吃了一顿饭,亮了相,在云州做过的事情,在交州也做了。

    剩下的就是他难得有了闲情逸致,找到了一处沿海的阳光沙滩,带着家人们一起在阳光沙滩上做烧烤,吃海鲜,算是小小的玩乐了一阵,全了自己的一个念想。

    郭鹏在交州停留到了四月上旬,等来了三儿子郭琼和庞大的船队。

    他看到郭琼的时候,发现三儿子好像挺失落的。

    和当初郭珺离开前虽有不舍但也有一种美好向往的感觉不同,郭琼只有不舍,没有什么对未来的向往。

    看到郭鹏和曹兰的时候,他眼圈都红了,把曹兰看的眼泪汪汪,直接上去和儿子拥抱了。

    郭鹏站在一边叹息。

    他对孩子们进行了良好的精英教育,教他们文武艺,让他们学习文化知识,也学习军事本领,让他们一个一个的都能掌握生存下去的必须知识储备。

    也有人帮助他们,为他们出谋划策,为他们征战沙场,加上母国对他们至少三年持续不断的援助,他们想要在外面立足,并不是难事。

    可是这个计划唯一不曾考虑到的,就是他们的自主意愿。

    郭珺是个要强的孩子,郭鹏看出来了,所以第一个就把他送走,让他去开创自己的未来,他除了不舍,还有一点海阔天空般的洒脱。

    但是郭琼就是个闲散的孩子。

    郭鹏不怎么关注除了郭瑾之外的孩子,这是他作为父亲的严重失职,简直就是人间之屑。

    在他为数不多的对其他孩子们的了解之中,郭琼是最没有胜负欲望最不喜欢出头的那个。

    郭瑾和郭琼走得比较近,通过郭瑾的一些描述,郭鹏间接地了解自己的三儿子打小就不争不抢,一派佛系作风,不知道是哪里养成的。

    或许是因为他从来就不关注其他的孩子,对于他们的成长历程完全不曾了解,更别提心路历程,所以他不能理解郭琼的想法。

    也根本没那个心思去了解每个孩子。

    无论是婚姻,还是未来,这样的人生大事,都是他出于国家安全稳定和民族未来的想法做出的独断,根本不曾考虑过孩子们的自主意愿。

    一派封建家长的独断作风。

    当然,这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年轻人只看自己意愿,不注重未来和利益,硬是要什么爱情,可几十年过后,又有几对白头偕老?

    所以与其爱的要死要活,还不如让他独断专行,好歹对皇家是有益处的。

    当初这个政策对外公布的时候,据他所知,除了最先知道的郭珺之外,其他几个孩子好像都提出过异议,表示自己根本不愿意离开魏国去开创什么自己的国家之类的。

    住在洛阳多舒服?

    住在皇宫里锦衣玉食岁月静好,多舒服?

    为什么一定要离开?

    好几个孩子都通过他们的母亲传达出了他们的不愿,其中反应最强烈的好像就是郭琼,好几次和曹兰提起自己不愿意离开,似乎也私下里找过郭瑾,但是都没有结果。

    因为这是郭鹏,他的父亲定下的基本国策。

    他的儿子,要成为民族向外探索的前驱,引导整个民族向外看,走出去,走上未曾设想的道路。

    至于他们本身的意志,完全不重要,可以忽略不计。

    必须要走,不走不行。

    要怪,就怪你们是我的儿子,而我又当了皇帝。

    怎么,锦衣玉食享受得,出海建国就承受不得?

    要走也是走,不要走也是走!

    郭珺出海之后,一切都成为定居,孩子们被郭鹏强制安排去学习建立一个国家必备的知识,开始填鸭式帝王教育学,打算来一阵恶补——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横竖还有好几年时间,多学学,将来用得上。

    郭珺在印度发展的不错,不断地开疆拓土扩大势力,逐渐展露出了郭某人当年的风范,这让郭某人一度非常得意。

    可是看着郭琼和母亲抱在一起泪水涟涟的场面,郭鹏忽然间感觉到自己好像太独断专行了。

    这个策略肯定是没有错的,指导思想肯定也是没有错的,走出去是绝对没有错的,这是绝对可行的策略,对于整个国家和民族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而在国策之下,个人的自主意愿其实是无足轻重的。

    中国的皇室子弟们要是能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王公贵族高官显贵们的子弟要是能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也就没有那么多和亲公主和才子佳人的故事了。

    不只是中国,整个世界范围内任何政权体制下,这群统治阶层的子弟绝大部分都是要献祭自由的。

    所以郭鹏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孩子们是否愿意这个变量考虑进去。

    孩子不敢反抗,逆来顺受,最多,就是在自己面前红了眼眶,抱着母亲哭一阵。

    郭鹏长叹一阵,感慨自己作为一个失败的父亲的同时,也愈加坚定了把他们全都送出去的信念。

    对不起你们,不能再对不起其他人了,总归有一个要对得起,若是半途而废,就真的白瞎了那么多年的努力了。

    这场国运之赌局,郭某人输不起。

    于是郭鹏背过身子,不去看母子别离的场景。

    郭琼终究没能用眼泪改变什么,父亲背过身去的那一瞬间,他死了心。

    母亲的不舍并不能改变什么,事到如今,他只能一路向南,去到那个他从未去过的、却注定要在那里度过余生的千岛之国。

    郭鹏知道他心中的愤懑,所以在他出发之前,郭鹏把他喊到自己自己最喜欢的那个阳光海滩上,与他单独见面交谈。

    “那么多年以来,这好像是咱们父子第一次单独相处吧?你怪我吗?”

    郭鹏坐在软软的沙滩上,穿着单衣,吹着海风,恍惚间有种回到上辈子的感觉,觉得十分奇妙。

    郭琼却没有这种感觉,他双膝并拢跪坐在沙滩上,一派正襟危坐的姿态。

    “父亲忙于军国大事,没有时间在意儿子,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儿子从来不会怪罪父亲。”

    “但愿你是真的没有,因为我不单单是你们几个的父亲,我也是整个魏国八千多万人的君父,我精力有限,没办法顾及全局,这一点,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郭鹏叹了口气。

    “儿子当然理解父亲。”

    郭琼面不改色,声音平淡。

    郭鹏点了点头,想和儿子拉进一下距离,便想聊一些日常话题。

    “阿琼,你今年……有二十六了吧?”

    “二十四。”

    “哦。”

    郭鹏沉默了一会儿。

    海浪的起起伏伏,冲击着沙滩,数次上涨,数次落下。


  http://www.shuquge.com/txt/100612/356701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